汉昭帝刘弗陵元凤六年,汉昭帝刘弗陵是汉武帝最小的儿子,为何会登上帝位?


时间:

汉武帝早年无子,后来卫皇后生子刘据,被立为太子。刘据被立为太子后,深得武帝宠爱。但到武帝晚年卫皇后失宠,刘据的处境也大不如前。武帝太史三年(前94),赵婕妤怀胎14个月生子刘弗陵。汉武帝当时已64岁,老年得子,自然对其格外疼爱。他对大臣们说:“古代的帝尧是14个月生的,我这个儿子也是14个月生的,可见他的母亲跟帝尧的母亲也差不多。”于是,他把赵婕妤居住的钩戈宫之门改为“尧母门”。

当时汉武帝的近臣江充,曾得罪过太子,惧怕将来太子登位,于己不利,就利用武帝喜爱刘弗陵之心,设计陷害太子。

武帝晚年多病,江充便奏称武帝患病,主要原因在于巫蛊作祟。他声称宫中有“蛊气”,若不彻底清除,皇上的病难以痊愈。武帝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命他入宫搜查。江充率人从汉武帝的御座下开始挖掘,一直掘到皇后、太子宫中,把皇宫搅得-塌糊涂,皇后、太子想找一处安床的平地都没有。之后,江充陷害太子,说在太子宫中掘得木人最多,并且木人上书写有大逆不道的话,准备将这一结果上奏武帝。太子得知此讯大为恐惧。

这时武帝并不在长安城,正住在城外甘泉宫养病,太子不能面见,是非难以争辩,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去找少傅石德商议对策。石德主张先假托皇帝诏命,收捕江充,追究他阴谋诬陷之罪。太子使人诈称天子使者,收捕江充等人杀之。当夜,太子派人冒称天子使者,人未央宫禀报皇后,调用皇后御厩车马和射手,打开宫中武库,调集宫中卫士,以防不测。

江充的党羽逃回甘泉宫奏知武帝,诬称太子兴兵作乱。武帝认为太子不致如此,一定是忿恨江充等人的所作所为,心中惧怕,召太子来当面询问,就可知道究竟。于是派使者召太子。不幸这个使者胆子小,不敢进人长安,竟回去谎报说太子反形已成,他要不是逃得快,连性命都不保。武帝听到这种情形,大为震怒,决定严办。

他从甘泉宫进入长安城西建章宫,直接发令指挥。双方在城中混战5天,死伤数万人。激战结果,太子兵败逃出长安城,一场大乱才算终止。少傅石德以及太子家属宾客都被诛死,卫皇后也自杀身亡。太子逃到湖县(今河南灵宝县西),藏在一户农家。不久,被发觉,遭到围捕。太子见势无法逃脱,只好自缢而死,两个幼子也一同遇害。

上图汉平陵,汉昭帝刘弗陵葬于此

武帝后元二年(前87)二月,汉武帝病重,下诏立刘弗陵为太子,时年8岁。在立弗陵为太子之前,武帝恐日后主少母壮,女主独居淫逸乱政,造成国家危亡,因此下诏赐死弗陵母赵婕妤。武帝临死前,又任命了一批精忠正直的大臣为顾命大臣,受遗诏辅佐少主。

刘弗陵是汉武帝最小的儿子,按照古代立长不立幼的制度,他登上帝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造化弄人,汉室的一系列变故,最终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倘若不出任何意外,太子刘据继承帝位是再正常不过。刘据是汉武帝与卫皇后卫子夫的儿子,嫡长子的身份,是任何皇子都比不上的。然而,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刘据的性格,明显与父亲汉武帝不同,他性情温和,富有同情心。在武帝看来,太子这些性格是缺点,既然要继承皇位,就应当有魄力,雷厉风行。随着卫子夫的失宠,后宫新获宠幸的女人也不断为皇帝生下皇子,汉武帝对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开始疏远了。

汉武帝喜欢任用酷吏,用法严苛,刘据则宽厚仁爱,总是反复核对案件,洗清不少冤狱。这个做法引起了当权派酷吏集团的强烈不满,只是卫青在世时,酷吏集团颇有惮忌,不敢对刘据下手。公元前106年,卫青病逝,以江充为首的酷吏集团开始反攻倒算。由于汉武帝晚年身体衰弱,总怀疑有人在背后搞巫蛊法术陷害他,酷吏集团以巫蛊为幌子,屡兴大狱。与太子有隙的江充利用巫蛊案,把斗争矛头指向太子刘据。在江充的步步紧逼之下,刘据忍无可忍,杀掉江充。当这一事件被上升到“谋反”时,太子刘据无以自证清白,最后自杀而死。

刘据死后,太子的位空缺了。宰相刘屈氂与贰师将军李广利暗中秘谋,争取让刘髆成为皇太子。刘髆是汉武帝的第五子,按理说继承帝位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他有两大优势:第一,刘髆的母亲李夫人生前是汉武帝最宠爱的女人;第二,得到李广利与刘屈氂这两位军政一哥的支持,李广利是刘髆的舅舅,而刘屈氂是李广利的亲家。

然而,又一桩巫蛊案浮出。刘屈氂的夫人被控告大搞巫蛊,诅咒皇帝早死;同时,李广利与刘屈氂谋立刘髆的事情曝光。汉武帝大怒,族诛刘屈氂一家。正在前线打仗的李广利投降匈奴,其家族亦遭屠戮。这下子,刘髆也出局了。

武帝有六个儿子,除刘据与刘髆外,次子刘闳早逝,还有三子燕王刘旦,四子广陵王刘胥以及六子刘弗陵。

依长幼次序排名,最有可能作为接班人的,是燕王刘旦。

刘旦这个人很有意思,兴趣广泛。史书是这样写的:“为人辩略,博学经书、杂说,好星历、数术、倡优、射猎之事,招致游士。”什么三教九流他都懂一点,博学多才。如果他能耐心等待,那么皇位非他莫属。但是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居然上书父皇,要求入皇宫宿卫。按照汉朝制度,除了太子之外,其他皇子都要呆在封国,不能随随便便住在京城里。刘旦提出入卫皇宫,就是想留在京城,显然他自以为是皇帝接班人的不二人选。不料,这大大激怒了汉武帝。汉武帝是比较六亲不认的,权力超越亲情。在他看来,立谁为太子,那是老子说了算,其他人统统要靠边站。汉武帝怒到什么程度呢?他把刘旦派来的使者给杀了,并削去燕国三座县城。

好了,刘旦又出局了。

剩下来的,就是广陵王刘胥与最小的刘弗陵。

刘胥是刘旦的亲弟弟,他跟老哥一样,也是个奇葩。来看看史书的说法:“好倡乐逸游,力扛鼎,空手搏熊彘猛兽。”从勇武上说,在诸子中,他是最像父亲汉武帝,能赤手空拳跟猛兽搏斗,还力能扛鼎,真有父亲当年的影子。但问题出在哪呢?“动作无法度”,行为举止很不稳重。不要忘了,汉武帝一生都在提倡儒学,而儒家最讲究的就是礼仪,特别帝王之家,得有一种威仪,不怒而威。刘胥浪荡惯了,哪曾理会这些礼仪上的事呢?因此,他最终也被汉武帝除名了。

那么,为什么会立幼子刘弗陵,他有什么优势呢?

首先,老年人都偏爱幼子。刘弗陵是公元前94年出生的,这一年汉武帝已经六十二岁。刘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怀胎十四个月才产下他,在当时这被认为是吉兆,据说帝尧也是在娘胎里呆十四个月才出世。因此,汉武帝认为这个小儿子比较特别,有吉兆。

其次,刘弗陵五六岁时,以史书说法“壮大多知”,就是长得比较强壮,特别聪明伶俐。而且他跟别的小孩子都不太一样,“生与众异”,汉武帝“甚奇爱之,心欲立焉”。我上面说的刘旦、刘胥都与汉武帝有些相似之处,刘旦好学,刘胥好勇,都有武帝的影子。但汉武帝却说刘弗陵“类我”,他觉得真正得到自己遗传基因的人,是刘弗陵。哪点像呢?聪明。

应该说,汉武帝的这点直觉是非常准的,后来汉昭帝刘弗陵证明自己无以伦比的聪明。刘弗陵的聪明与汉武帝一样,更多不是后天养成的,而是天生带来的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对皇帝来说,远远比博学、勇武更重要。这是智慧,智慧不等同于知识,而是一种领悟能力。其实到了汉武帝晚年,大汉帝国被折腾得差不多了,他选择刘弗陵为接班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拯救了大汉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