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家不重视江苏,大唐军队不重视强弩吗?为什么?


时间:

为何江淮弩手却成天下精兵?

唐朝时是重视强弩的,甚至出现了射程超过1公里的床弩!

最初的弩,只是木质的,射程较近。射程在50步以内,按照秦末一步六尺,一尺0.231米换算,也就是70米左右的射程。超过这个距离,就不能射穿“鲁缟”(一种很薄的绢)!

在电影《英雄》中,有很多描述秦军弩箭的镜头,很是威武。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数千弩兵齐射,确实震撼。

等到汉朝时期,开始用铜弩廓取代木弩廓。最强的弩射程超过500米,必须用专用工具上弦。当然,也有脚踏和臂张上弦的弩,射程近了不少,二百米还是能达到的。

三国时,诸葛亮发明了诸葛连弩对抗曹魏铁骑。一次可快速射出十只箭,弩的射速有了质的飞跃。

南北朝时,出现威力巨大的床弩,需要用牛转动绞轴上弦。发射的也不是一般的箭,而是标枪!这种武器多用来攻城。

唐朝时,弓箭是军队士兵标配。基本上人手一把。这是因为弓箭易操作和保养,射速也快。士兵日常操练时,有弓箭这一项。所以,大部分士兵都可以当弓箭手。

但是,弩箭就不一样了,需要专人负责。同时,军队一般按照比例配备专业弩兵。此时,唐朝士兵的强弩也分好几种。有适合单兵的,也有威力巨大的床弩,射程达到1公里以上。

而且,唐朝还开始使用梯队射击策略,保持弩箭射击的连续性。同时,为了适合野战,唐军还给床弩配备了‘’马(牛)车‘’。更厉害的是,床弩将绞绳与车轴钩连,行进就可上弦,成了古代版的坦克!

不过,虽然弩箭射程比弓箭远。但是,需要专人操作,并且还需要其他兵种保护。所以,普及率肯定不如弓箭。

普通士兵在使用弓箭的同时,也会配备陌刀等肉搏兵器。敌人在百步时,拉弓射箭击之。敌人进入二十步时,放下弓箭,用刀剑攻击。所以,弓箭的装备量远大于弩箭。

(文|勇战王聊历史)

历史上,所有擅长大规模使用弓箭的军队,都不会很重视弩的使用。唐朝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尽管也会用弩,但弓箭才是铁杆主力。一直到王朝后期,这样的情况下才发生改变。

在唐朝的大部分时间里,男人或者说大部分士兵都是使用弓箭作为远射武器的。至于弩则多用于南方等地,在边区还经常是女性用来协助男性防御城市或定居点的武器。这是非常明显的胡化现象,也说明唐朝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有着彪悍的民风,军队兵源比较优秀善战。


在唐朝建立之前,鲜卑人的各北朝就将草原和中亚等地的军制、武装风格,一并带入了中原。典型的结果之一,就是大量的具装骑兵。另一种表现,就是弓箭及射箭文化的大量普及。使得入伍的士兵往往在参军前就会射箭,甚至是自备弓箭去军队里报道。

这种现象的高光时刻,就是唐朝初期非常依仗的府兵制结构。包括军户人口在内的社会中产,往往是长期浸染在射箭文化之中,对于如何弯弓射箭都很有心得。加入军队后只需要进行其他科目的训练即可。至于社会地位更高的骑兵,便更是如此了。唯一的区别在于,骑兵多用源自北方的复合短弓,步兵多用竹子制造的长弓。


唐军当中不是没有弩手,但其地位一贯不高。除了城镇居民出于防身需要使用外,主要来自前南朝统治区。这些地方在被隋唐兼并之前,直接继承自早先的魏晋军制。所以,并没有浓厚的射箭文化。士兵主要在入伍后开始进行使用弩的训练,方便速成。

以实战效果来说,弓与弩都有各自的优劣特点。但从社会层面来说,一个拥有大量会射箭人口的地区,弩往往是不容易推广或流行的。类似的情况就好像中世纪的英格兰及中亚地区,弩总是居于次要地位。这两地也都以出产高质量的弓箭手而著称。反例则是欧洲的法国或意大利地区,以及唐朝之后的宋朝。这也是唐朝军队长期坚持弓为主-弩为辅的原因。


唐军统一全国后,无法只从原来的北方军镇人口中招募士兵,也不得不在内地部队里使用弩。随着府兵制社会基础的崩溃,内地士兵也就越来越多的使用起弩。但因为唐朝长期招募突厥、鲜卑、粟特和斯基泰等民族为自己当兵,所以还能从这些兵源中觅得足够的弓箭手队伍。甚至还经常从中亚的河中等地,进口优质的材料制造强弓。

一直到晚唐时期的各地藩镇自立,不同地区的军队才出现了更为明显的分化。比如沙陀军人控制的河东、长期与契丹人为伍的卢龙等地,士兵依然坚持使用弓箭居多。内地的藩镇部队,强如宣武都开始大量使用弩来训练自己的士卒。日后脱胎于宣武藩镇的赵宋王朝,也将弩作为军队的主要射击力量。


其实,类似的发展历程在历史上还有多次。其中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过去的秦国和后来的明朝。前者在春秋时期是一个出产优质弓箭与普及射箭文化的地方,后者则是继承蒙古传统大搞军队射箭文化。但秦国在走上商鞅的耕战+军国扩张后,更多缺乏射箭技艺的人被纳入军队,只能速成弩来作战。明朝军队在经历了前期的兵源人口消耗后,无法维持过去的士兵水准,只能转而用更多弩来代替。这两种现象放在唐军身上,一样也是成立的。

所以,唐军在其还能保持战斗力的时候,都是以坚持弓箭为主要远射武器。一个地区或一个时代的人,如果用弓多余素材弩机,也说明其本身比较尚武善战。尽管历史上总是会反例,武器也能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但在更多时候还是能反应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