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灭六国为何楚国最冤,为什么范增会说“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这句话?


时间:

难道其余五国最有罪。

谢邀。

范增这句话往往会跟“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联系起来,其实重在表明楚国人的不服气。

楚国人不服的原因主要有三:称霸最久、国土最大、领导人最傻逼。

楚国是最早称王的诸侯国,换句话说,周天子并没有真正征服楚国。之前央视拍过一个片子叫《楚国八百年》,对楚国的历史和楚文明进行了非常详细的阐述。楚人作为苗裔,不管是蚩尤还是祝融,都是与中原相异的一种文化,商人将楚人驱逐到南方,楚人的梦想就是重返中原,因此他们不断派军队进行试探。他们建国比周还早,在周朝建立初期,楚国就称王了,而楚成王是唯一一个称王的春秋五霸。

不仅仅是春秋时期楚成王要问鼎中原,即便是西周初期,第四代君主正直国家强盛却有“昭王南征而不复”的惨剧。可见楚国甚至凌驾于周天子之上,这是楚国立国的底气。

在春秋时期,晋国和楚国的争霸足足有100多年,而后秦国和楚国又开始争霸,时有诸侯“朝秦暮楚”之说,可见楚国一直是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楚国号称有五千里的疆土,是当时最大的国家,直至被秦国攻灭都城还不断进行抗争。

楚国的昏君应该是最多的,被秦国骗的怀王,被伍子胥鞭尸的平王、被人民推翻上吊的灵王、气死屈原的顷襄王等等,真是不胜枚举。反正让领导人气死的臣子很多,在春秋时期有楚才晋用之说,其后很有多人成为秦国的谋臣,最突出的就是李斯。

总之,楚人纷纷认为楚国是可以和秦国争夺天下的,而且项燕还击溃了李信20万大军,这样一个纵横千年的大国被秦国一个后起之国灭掉了,没有人是心服的,因此有了范增“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的说法。果然,陈胜、项羽、刘邦都是楚人。

其实,你应当先看一下范增说这句话的历史背景,正值秦末农民起义,六国复辟,讨伐暴秦的关键期。

而范增是一介名士,名士说的话,领导都会倾听,是天下最好的宣传标语。而且,对于六国后代来说,大秦帝国是他们的敌人,有着深切的灭国之恨。对于天下百姓来说,秦朝在歼灭六国的时候,天下血流成河,死伤惨重。又过度劳役天下民众,简直是民不聊生。所以说天下苦秦久矣。此时,秦朝已经不仅是六国后代的敌人,而是天下人的公敌。

就像之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的时候,也是打着“大楚兴,陈胜王”,打着楚国的旗号,随后建国号“张楚”。这些行为,并不是真正地发自内心,而是扯楚国这张虎皮,打同情牌、感情牌,毕竟楚国的国土面积太大了,人群范围太广了,这是一大舆论杀器,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楚国无罪?也许当时人是这么认为的,以项羽为代表的六国王室和贵族,他们从心底并不认同大一统帝国的趋势,而是打着复国的如意算盘。比如陈胜们农民起义,只是不想死,为生存而战斗。但是他们有着严重的小农思想,结果起义不久,农民军首领基本被杀,反而是六国的贵族和王室篡夺了革命的果实,这以赵国的赵王歇、名士张耳、陈余为代表。六国的后代们只想恢复故土,并不想做天下的主人。项羽灭秦后,推行分封制,开了历史的倒车。而刘邦等第二代社会下层领袖们不甘命运,经过艰苦卓绝的四年战争,最终完全消灭了六国残余集团。可见,这句话不过是安慰以楚国为代表的六国破落贵族和王室的心理。

从后人评说,小编认为这句话并不冤。因为,战国末期本来就是大一统的时代趋势,而秦国受到命运的眷顾。拥有明君、名将、名臣、强兵、国富等综合王者级的战斗群,在天下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商鞅变法后一百余年间,它一直在与六国战斗,先后打垮了魏国、赵国等两代霸主,最终统一了六国。所以说,秦国统一天下并不是秦始皇那十年间,而是一套庞大的百年计划,从政治、军事瓦解对手的有生力量,这个过程是其他六国所不能体会的。所以,秦国统一天下,兼并六国,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当之无愧。如果其他六国也能像秦国那样,后世会一样的对待。楚国不是不服,是输不起的一副嘴脸。

我们再来看一下楚国的战国表现,虽然灭掉了春秋时代最后一个霸主—越国,地盘扩张到了极限。这一时期的楚王,没有了春秋时代那般锐意进取,而是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公元前387年,吴起的到来,给楚国带来了变法图强后的曙光。可惜,楚王一死,贵族们纷起而攻之,吴起变法以失败而告终。自此之后,国无君主,国无名将,对外战争多以失败而告终。这时候的楚国,不过是伪王者级别。楚怀王就是个大猪蹄子,听信张仪的鬼话,落得个客死他乡的结局,对于楚国的子民来说,君王的耻辱就是国家的耻辱,就是子民的耻辱,所以觉得很冤。然而,当时的朝堂乌烟瘴气,昏君与奸臣狼狈为奸,非旦没有起兵攻秦,而是哭着求秦国爸爸。大文豪屈原看到楚国没救了,抱着块石头跳了汨罗江。

楚国最后的回光返照便是名将项燕大败秦国李信的二十万军队,杀死了秦国七个都尉。可惜好景不长,他击败的不过是秦国的毛头小子,遇到了秦国骨灰级的名将—王翦,连战连败,自杀身亡,楚国的有生力量基本上耗光了。至于为什么王翦要六十万大军伐楚,其实并不是因为楚国的强大,而是楚国的地大。以往的秦军并不是以攻城略地为主要目标,而是要歼灭该国的有生力量,削弱该国的综合实力,韩国、魏国到秦始皇时期已经是名存实亡。后期的秦军就要拔城设郡县,攻城就要留下军队防守。而秦军并不相信该国投降军队,往往是坑杀,长平之战是最典型的例子。


而楚国地方五千里,还有很多尚未开发的地方,城池也比较多,民众也比较广,楚国有六十万以上的军队还是保守估计。所以说,王翦必须要打把握的仗,而楚国的存亡关系着天下的走向,毕竟还有楚国、齐国、燕国、赵国的残余势力,如果这些势力合流,那么秦国面对的局面又将变得更艰难。然而,这个问题并不在考虑范围内,因为齐国与楚国、燕国、赵国都有仇恨,齐王也是小心眼,很记仇,每个国家快灭亡的时候去找齐王求救,齐王一概不理,坐视它们的灭亡。王翦在灭楚国后,还出兵攻打百越,都取得了胜利。所以说,王翦的六十万军队不是怕楚国,而是将楚国纳入秦国的版图里。


范增对项梁说这句话,一方面是恭维项梁,因为项氏家族一直是楚国的名门望族,项燕是上一代项家领袖,作为族人的项梁、项羽当然是当时最合适的反秦领袖。另一方面,向全天下人卖惨,笼络人心,共同讨伐暴秦。胜败乃兵家常事,楚国最后一个霸主项羽到了乌江自刎也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败(也可理解楚人为什么到头来还是失败者),可见楚国人都被前人的话愚昧了。

至于刘邦,虽然他生长在楚国境内,但他的祖先是魏国人,刘邦属于魏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楚人。他只是依附于楚国阵营,因为当时强秦还在,如果是他孤军作战,会被吃地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