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与春秋 东周分两段,东周为何会被分为春秋与战国?


时间:

东周被为分春秋与战国两个阶段。其实,春秋与战国在时间上是延续的,并不存在改朝换代的巨变。那么,为什么会人为划分两个历史阶段呢?

1、春秋之时间,与《春秋》一书的历史编年大体吻合,史料详细清晰;战国阶段的史料则混乱、破碎、不完整

我们对春秋历史的了解,要比对战国的历史清楚得多。这是得益于孔子所编的《春秋》以及其衍生作品《春秋左传》。

孔子编撰的《春秋》是在鲁国史书的基础上,加上微言大义,实际上包含了孔子的政治见解与观点。《春秋》记录了从鲁隐公元年(前722年)到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年)共242年的大事。但是《春秋》这本书,对历史事件的记录十分简略,于是《左传》就应运而生,实际上是对春秋历史事件的详细记录。《左传》记叙时间起自鲁隐公元年(前722年),迄于鲁哀公二十七年(前468年),比〈春秋〉一书要多记了十几年。

现在我们所说的“春秋时代”,一般是指从公元前770年(周平王元年)到公元前476年(周敬王四十四年),总共295年,约为三百年。除了前四十八年的历史外,其余年份的重大历史事件都记录《左传》里。为什么春秋时代选择公元476年作为终点呢?这个时间点有什么特殊意义呢?其实并没有,这一年只是周敬王去世。为了彰显“尊王”的大义,把周天子的去世,作为一个时代的终点。

进入战国时代后,由于《左传》结束的时间是公元前468年,故而战国前八年的历史事件还是比较清晰详尽的。在前468年之后,战国的史料开始变得混乱,特别是前期的史料十分简略。这是战国与春秋的区别之一。春秋的历史是完整的,清晰的;战国的历史,特别是前期的历史,是不完整的,破碎的。

2、春秋的政治格局与战国有比较大的不同

三百年的春秋史,霸业为先。

从郑庄公牛刀小试,驰骋中原始,一代代的霸主,你方唱罢我登台。真正的霸业,肇始于齐桓公,他高举尊王攘夷的大旗,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开创春秋霸业的模式。然而真正的重头戏,却是晋、楚百年争雄,这两个国家均人才鼎盛,明君辈出,势力此消彼长,实力不分伯仲,晋国的杰出君主有晋文公、晋襄公、晋悼公等,而楚国亦涌现楚武王、楚成王、楚庄王等一代枭雄。晋楚争霸,将春秋之勇武精神推向极致。

弭兵之会终结两强相争的格局,齐、吴、越的相续崛起,打破了长期以来北晋南楚的局面。齐景公狙击晋国的霸权,而吴王阖闾则以气贯长虹之势,捣破楚都,几灭强楚,吴国之霸业由此树立。越王勾践则上演最精彩的谢幕之剧,从而登上了春秋霸业的最末班车。

这是个混乱的时代,这又是一个自由的时代;这是打破旧秩序的时代,这是建立新秩序的时代;这是铁血与权谋交织的时代,这也是文明与智慧发展的时代。春秋开始了诸侯间的兼并战,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这又为战国时代更大规模的兼并战打下了基础。

尽管都是诸侯争雄斗霸的演义,但春秋与战国还是有很大不同:春秋时代还坚守着仁义的底线,传统的精神仍被奉为圭臬,残酷战争表面上还披着一层文明的袈裟;相比春秋,战国时代多了几分冷酷与血腥,实用主义兴起对抗道德主义,思想突破传统的界限,更加自由奔放与丰富多彩,平民阶层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登上原本属于贵族的政治舞台,中国大地的巨变进一步加剧着……

与春秋时代崇尚“仁义”相比,战国时代“唯武力论”的军国主义色彩浓厚,这是对春秋仁义思想的一种反动。生活在战国晚期的韩非子曾经讲过:“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竞于仁义道德的时代已渐行渐远,逐于权谋与争于武力的时代渐行渐近,战国是一个个人野心与权力膨胀的年代。

战国的血腥味远远浓过春秋时代。在春秋,几乎看不到大屠杀的场面,战争虽然频繁,实则规模不大。到了战国时代,战争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残酷,发展到后期,甚至出现屠杀数十万战俘的现象,这才春秋时代是没有的。

春秋贵族主义强调礼法,尊重对手的人格是文明的表现,比如晋国与楚国交锋时,两军高级将领在血战的同时,还可以在战场上互相敬酒,以示对对方的尊重。到了战国,贵族的气质已荡然无存矣,人道与宽容不再成为时代的主流思想,杀戮成为一个新时代的代名词。

历史专家们会有专业的解读。我只谈我的想法。周平王东迁,周朝中央政权力量衰减,这固然导致了诸侯之间的征战、强大的诸侯吞并弱小的诸侯,但是春秋时代诸侯还是在官面上要尊重周天子为天下共主。春秋的霸主国家有更替,但是无论哪一个霸主主持会盟,都要重申尊王攘夷的传统誓言,每一次会盟周天子也要派重臣参加,主持会盟的霸主每一次都要在周天子的支持下和各个诸侯国君一起盟誓,将誓言刻写在玉石上,祭祀祖先和天地鬼神后,将刻着尊王攘夷誓言的美玉埋入土里,这是极其庄重的誓言,是人君和天地鬼神共同见证的誓言。所以,周平王东迁之后,尽管周天子实际上权势大减,但是地位仍然很高,诸侯们可能私底下不会尊重天子,但是在官面上的场合还是要尊重天子的。

不过,周天子终于连官面上的尊重也丢掉了。这是周天子自己丢掉的。原因就是周天子承认了赵魏韩为诸侯。

历史学家将“三家分晋”作为战国历史的开端是有道理的。因为,晋国作为周王的同宗,也是平王东迁之后周王室最忠诚和最持久的支持者,晋国的灭亡不仅没有得到周王室的同情和救助(当然救助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至少可以表示同情慰问),而且以下犯上瓜分晋国的三卿还得到了周王的正式分封,成为了名正言顺的诸侯。周王室为了三卿的贿赂连脸面也不要了,当然就不会得到诸侯的尊重了。所以自从“三家分晋”之后,诸侯们对周天子连官面上的尊重也懒得表示了,诸侯会盟也不请周天子,当他不存在了。只不过,诸侯们还是对周天子有一点顾忌,不愿意背上攻伐周天子的恶名。

周天子自己破坏了西周时代延续下来的传统,诸侯之间的吞并也不再受到西周传统的束缚。在春秋时期,齐桓公灭了几个小诸侯国,还只是夺取土地人民,但是“不绝其祀”,也就是保留一小块土地给这个小国的国君家族,让他们能继续祭祀先人。这是齐国作为霸主还要尊重周朝传统的道德约束的例子。但是,到了战国时代,被灭国的小国连祭祀的保留地都没有了。大国吞并小国,已经完全不需要尊重周朝传统了,所以这也是战国时代与春秋时代的重大区别。

从社会制度变迁来看,春秋时代井田制开始崩溃,但是土地人口仍然掌握在贵族手里。战国时代,为了强国强军,秦国、魏国、赵国、楚国都进行过不同程度的变法,土地所有制也出现了不同的变化。尤其是秦国的军功授爵制度,使秦国出现了一批军功地主,这是春秋时代所没有的。

综上所述,我认为春秋时代和战国时代区分的原因是:

第一,春秋时代霸主们还谈“尊王攘夷”,每次会盟还要对天发誓尊重天子,但是到了战国时期,天子已经完全被无视了。

第二,春秋时代中原诸侯国之间的吞并还有些顾忌政治传统,到了战国时代诸侯国之间吞并肆无忌惮,完全抛弃了周朝传统。

第三,春秋时代还是旧贵族占有土地人口的时代,战国时期已经变成是军功地主占有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