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氏与源氏的关系,巴克特里亚与吐火罗、大月氏是什么关系?


时间:

三者关系非常密切,但不是同一们概念,巴克特里亚是一个地理概念,吐火罗指的是一种“语言”,而大月氏则是指的“民族”,虽然概念不同,但三者之间又是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巴克特里亚(Bactria)在上古时代指的是阿姆河以南,兴都库什山(Hindu-Kush)以北的包括阿富汗北部、塔吉克斯坦南部以及乌兹别克斯坦东南部的广大地区。中国古代典籍把这里称为“大夏”,大约在中国的东汉时代,巴克特里亚出现了一个以“月氏人”为统治者的帝国,史称“贵霜帝国”。


月氏人在西汉初年以前,是一个游牧于祁连山至敦煌一线的部落联盟,其人口主体是具有高加索人种特征的古代印欧人,即通俗说法的白种人。《史记》记载,月氏人是“行国”,“随畜移徙”,显然是游牧民部族。西汉初年,公元前200年前后,匈奴强大起来,击败月氏人,月氏人在大量西迁,进入巴克特里亚地区,大约在公元前130年左右,月氏人已经在巴克特里亚地区占具了优势地位。西迁的月氏人,中国古代史书中称之为“大月氏”,以区别没有迁走的月氏人,没有迁走的月氏人被叫做“小月氏”。


那么中国史书中的“月氏人”究竟是什么人呢?现代中外学者经过多年的研究,结合考古学、语言学的方法,基本上可以判断:月氏人是说吐火罗语的原始印欧人。

吐火罗语是近代在新疆的焉耆、库车一带发现的一种古代语言,这种语言用印度的婆罗谜字母拼写,吐火罗语具有原始印欧语的西语支特点,跟西欧的凯尔特语、日耳曼语同源,罗布泊的古墓沟考古发现了18个距今3000多年前的人类头骨,基本上具有原始印欧人的北欧人种类型,典型特征为,金发不碧眼,身材高大。这表明说吐火罗语的人群确实与日耳曼人有非常密切的亲缘关系。



学术界一般认为吐火罗人起源非常早,由于吐火罗语跟凯尔特语、日耳曼语同源,吐火罗人很有可能最早生活在西北欧地区,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东迁到巴尔干半岛,之后又越过黑海和中亚草原,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抵达新疆,之后进一步向东扩展到河西走廊的敦煌和祁连山一带。

巴克特里亚人是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东征遗留在印度的遗产。中文典籍里巴克特里亚叫做大夏或者键陀罗。亚历山大东征时,有大量希腊人跟随其东进到印度地区,在印度建立了多个希腊人聚居地,这些希腊人聚居地就是巴克特里亚,也就是键陀罗。


巴克特里亚金币,无论是样式还是文字,完全是古希腊式的

应该说键陀罗和吐火罗以及大月氏本来都没什么关系,但大月氏人从西域南进印度,建立贵霜王朝之后,占领了键陀罗人的部分领土,因此后世也吸纳了部分键陀罗文化。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键陀罗的雕塑文化。前文已经说到,键陀罗人就是跟随亚历山大东征留在印度的希腊人,因此其雕塑工艺和古希腊人一脉相承,带有很浓的希腊风格。


古希腊塑像

而在贵霜时期,佛教造像兴起,键陀罗的希腊式塑像工艺和佛教深度结合,给后世留下了很多具有明显希腊特征的佛教造像。而贵霜也是佛教传入中国的一个重要路线,因此后来中原的佛教造像其实也都有一些键陀罗色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原的佛教塑像都曾受到一些古希腊艺术的影响。

键陀罗佛像,和古希腊塑像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