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为什么不杀史官,宋高宗赵构继位之初,为什么不想杀被金人立为皇帝的张邦昌?


时间:

靖康之变,徽、钦二帝被掳走后,金人打算立一个傀儡皇帝。

立谁呢?在金人看来,大宋帝国前宰相、亲金分子张邦昌就是最佳人选。靖康二年(1127年)三月,张邦昌被金国册立为伪皇帝,改国号为楚,定都金陵。两个皇帝被掳走,张邦昌伪楚政权的建立,宣告了北宋的终结。

然而张邦昌何德何能,他当皇帝谁会听他命令呢?这个所谓的“大楚”政权形同虚设,政令不出朝廷,北宋旧臣们强烈要求还政于赵氏。张邦昌灰头土脸,说实话,他当皇帝也是被逼无奈,坐在宝座上如坐针毡啊。怎么办呢?皇帝的位置是烫手的山芋,不如早扔掉好了。可是赵室宗亲基本上都被金人掳走,谁能出来主持大局呢?

事还真凑巧,京城里还留着一位孟太后。

这位太后乃是当年宋哲宗的皇后,又称为元祐皇后,那她为什么没被金兵掳走呢?因为她是被废的太后。因为被废,反倒令她逃过一劫,没被列入掳掠的名单中。她自己也没想到命运居然如此难料,在张邦昌狼狈不堪之时,她被请出来垂帘听政。张邦昌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当皇帝,便去了帝号,改称“太宰”,这个由金人扶植起来的傀儡楚政权,前后才三十来天就宣告结束了。

政权又回到赵氏手中,要立谁为皇帝呢?

看来看去,能当皇帝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康王赵构。在靖康之难时,康王赵构侥幸躲过了,因为他当时并不在开封城。在金兵大举南侵时,他驻留于相州,并被任命为河北兵马大元帅。

张邦昌在金人的威逼下当了傀儡皇帝,这可谓是大逆不道。为了保全性命,争取赵氏皇室的谅解,张邦昌一面请出孟太后听政,一面向康王赵构上表劝进。五月初一,赵构在南京应天府(河南商丘)登基,是为宋高宗。

刚开始时,张邦昌并没有遭清算,还混了个太保。然而,主战派领袖李纳上台后,张邦昌就倒了大霉。

尽管宋高宗赵构奉行主和政策,但当时金国的军事威胁仍然很大,随时可能发动第三次大规模南侵,故而主战派也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曾经一度被贬的名臣李纲东山再起,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实际上就是宰相之职。李纲上台后,以满腔热枕投入到抗金事业中,力图重振朝纲,加强国防力量。

要鼓舞士气,就得打击投降派与变节分子,严惩卖国贼。

被金人强迫当了三十几天傀儡皇帝的张邦昌自然成为李纲首要攻击目标。尽管他很快还政于赵氏,拥立宋高宗有功,可是在士民百姓眼中,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张邦昌未能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他先是被贬到潭州,不久后被诛杀。其实张邦昌虽然有卖国之行为,但终不算大恶之人,主动退位,对南宋复国是起到积极作用的。只是当时宋金对峙局势紧张,不杀他不足以提振士气,所以他是倒了大霉。

评书《岳传》里的张邦昌是千人骂万人恨的投降派大奸臣,不过史实中靖康年间的张邦昌只是个主张议和,胆小怕事,百无一用的文弱书生。誓死抵抗,亡国死节固然可敬,但迫于形势暂时委曲求全也是当时的大多数,而张邦昌就属于这一类。

在金国扶植下,张邦昌扭扭捏捏做了三十几天伪楚政权的皇帝,你说他是贪生怕死还是看在自己就范可以让汴京老百姓免于遭到屠杀,或许两者都有。有一点需要肯定的,他同以后被金国立为傀儡的伪齐政权不一样,他没有为虎作伥欺压百姓,也没有募集队伍建立武装配和金兵和南宋对着干。与其说是金国留他统制中原的代表,还不如说他是残宋的一届东京汴梁看守政府。

等金兵北归,赵构登基,张邦昌急忙跑去新皇帝那里痛哭流涕来个“坦白从宽”,一方面当然为自己辩解,一方面也做出主动请罪的姿态,这一点非常重要。早晚得遭到新政权的清算,自己首先认罪伏法,总比等别人找上门来好。

再说了赵构在靖康初年曾经和张邦昌一起出使过金营,也算共患过难,知道张邦昌的为人,他还不至于甘心情愿干僭越的事。从张邦昌做伪楚“皇帝”时的表现看,凡是牵涉到皇家的称呼,来往礼制,文书表达,他都克己复礼恪守臣子的本份,不敢跨出半步。皇家的宫殿他也不敢乱进,在宫门上贴“臣张邦昌谨封”的封条,任命别人官职时还都加个“权”字,表示暂时代为管理的意思。

张邦昌的所有作为赵构心里很清楚,他也去过金营,领教过金兵的强大,作为政治人物,赵构知道委以曲蛇,暂存缓图的道理,他本人不也是这样一个人么。赵构不是一个具有政治洁癖的人,压根就没有让文臣死节的想法,否则将来他也接受不了秦桧的南归。宋代的皇帝包括赵构重点防备的是武将,武将的行为能够触及到皇帝的中枢神经, 文臣再闹腾他也只有提笔的力气。

所以事后赵构没有责怪张邦昌,还给他加官进爵,不过之后朝廷抗金强硬派处于主流,抗金和惩罚汉奸的呼声日益高涨。赵构刚刚称帝,急需抗金派先替他打下山头可以暂时立足,政治人物开始掂量起分量来,那牺牲张邦昌来换取舆论的支持就变得自然并合算起来。

张邦昌最后被赐死潭洲。

(一家之言,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