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和像有什么区别,范笑歌《拟象论》中的“象”与《周易》中的“象”有何区别?两者都有什么特点? <#21---->


时间:

谢朋友之邀。

对于范笑歌的《拟象论》,我也不是很了解。于是,网上查了一下。《拟象论》是从艺术的角度上提出的现代条件下的书法理论。它大概可以算做是中国书法理论在现代的发展。随着这些年国学的强力复兴,书法艺术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兴趣,各种新的观念和理论也层出不穷。它是否能够经得住考验,成为人们所普遍接受的书法理论,还要等待时间的考验。书法理论是指导书法实践的,如果理论经受住时间的检验为社会所普遍接受,范笑歌在书法史上的地位才能立得住。

为什么会有《拟象论》的提出,也是从书法艺术与其它艺术的区别中首发其端的。范笑歌是这样说的:“其它艺术往往可以外界的大千世界任意描摹,但书法的表现方法往往以自我为主。书法的表达是来自书写者的自我习惯和自我性格。就算有的书法被赋予各种形象的形容,那也是一种被动的形容。”

范笑歌曾举例说明这一情况,他以王羲之和张旭的书法为例说,人们对王羲之的书法也有一些形容和比喻。但这些比喻是后人给的。不是王羲之当初的想法。张旭的书法与公孙大娘舞剑有某些相似点,但那也只是有外界的有限启发而已。他们并不能对人间的万事万物进行具体深入的解读。因此,书法的创作面比较狭小,基本是一人一面,无法与文学、绘画和导演艺术相比较。

拟象论就是针对这个问题进行的改革与演绎,《拟象论》是一种主动描摹外界事物的书法观念。就是运用书法艺术的表现力对世间万象进行主动的描摹与解读。范笑歌举了许多例子说明这种所谓“拟象”。比如,用书法去表现小虫的卑微;用书法去表现苍鹰的高傲;或者描摹火箭的起飞;或者描绘计算机的缜密。简而言之,就是用书法表现世间万事万物的多样性。

《拟象论》的提出对现代书法创作有什么好处呢,范笑歌说,《拟象论》拓展了书写者的想象和创作空间。会使书写者的想象有的放矢。能使人更加注重事物的本质,使书法艺术能够主动与外界事物相结合。

理论大概都是很玄妙的。我个人对以上内容的理解是。书法发展到现代,它在社会中的作用与传统上是不一致的。传统的书法,实际上是书写文字,以传情达意。传世的书法作品,大都是书信等等,具有实用性质的。现在的书法,更多的体现装饰性与形式之美。拟象论中的象,就是表象,也就是事物的形式之美。传统的书法,无论个人风格怎样的,他是一种文字之美,一种符号之美。拟象论中的观点,大概是讲现在书法的发展在外在的形式是与世间的万物相联系。按这一理念的发展,书法在以后会向绘画靠近。使得书法和绘画之间的界限逐渐变得模糊。

因此,我的结论是,《拟象论》中的象,是一种表象,外在形象。是现代书法家所追求的一种书法创作中形象上的创新。

《周易》中的“象”,情况就相对复杂一些。“象”这个概念,在《周易》中有多种意思。《系辞传》中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府着观法于地”中,有“象”。这里的象,是现象。与《拟象论》中的象,大概相同。《易经》六十四卦中,各有大象和小象,这里的象,也是现象之意,但已在表象的基础之上有所引申了,转到人生和社会规律上去了。也就是说,观象之意,在于明道。这里的“象”,是象与道的结合。比如乾卦大象: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其中“天行健”说的是现象,天上的日月星辰运行,永不停息。“君子以自强不息”是因象所观之道。做人,做君子,也应该象天道运行,自强不息。

《易经》中还有一个“象”,这就是“四象”的象。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这个“象”,就不是现象而是属于“道”的层面了。四象是太阴、少阳、少阴、太阳。他们都是抽象的概念,属于看不见,摸不着的“道”了。

以上大概就是它们的区别。补充一点,拟象论的象虽然偏重于表象的形式,但在书法创作中,不可能把字完全写成画。因此,所拟之象,不是完全的象,也有道的成分。

有意思的问题。

范先生之象为具体事物所蕴含之“气象”,即事物个体之特点,注重事物之个性特点。如其在自作之文中言道:《拟象论》是一种主动描摹外界事物的书法观念,就是运用书法艺术的表现力对世间万象进行主动的描摹与解读。比如用书法去表现小虫的卑微,用书法去表现苍鹰的高傲,或者描绘火箭的起飞,或者描绘计算机的缜密,简而言之,就是用书法去表现世间万物的多样性,这是自古的书法理论中未有的理念,也是今天的文化大趋势之下必将面对的理念。

而周易之“象”,则是概括事物之共性特点,形成了一套可模拟天下所有事物结构及其运动规律的哲学体系。

所以,范先生所言之象为小象,概括事物之个体特性;周易所言之象为大象,概括事物之全体共性。两者相比,如萤虫之比骄阳。这是两者之特点,也是两者之所以有别的根本,故也是他们的区别。

题外话:古来书法理论丰富,其理甚深,其源甚远。四书之《大学》言:“物有本未,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今人尚未解文字所生之本源,未明书法所系之枢机,便以小我一隅之所见而欲变先贤古来之教法,实为文脉已衰之征兆。若书法如范先生所言:“用书法去表现小虫的卑微,用书法去表现苍鹰的高傲,或者描绘火箭的起飞。。。”,则“书画”二字,可改为“画书”矣。夫书法之技:其内通养心神,其外畅达血气,以彰文义之美。其贵在神韵,一点一画,皆见功夫,此中功夫,则为书写者之生命气象。古来贵人贱物,一以贯之,今人则贵物贱人,何其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