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释之冯唐列传翻译,冯唐是如何向汉文帝说明用将之道的? <#21---->


时间:

自从吕后时代推行休生养息无为而治以来,大汉帝国已经有二十余年没有大的战争,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下,要考量军事将领的指挥水平与领导能力,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汉文帝虽然是一代明君,但有其弱点,比起前任汉高帝刘邦,或日后的汉武帝,他在识人用人上,水平比较一般。

冯唐是第一个指出汉文帝弱点的人。冯唐是郎署长官,郎署是汉禁卫军军官的办公地,也是汉军的军官储备库。有一回,汉文帝视察郎署,与冯唐有一段谈话,说起战国时代赵国名将廉颇、李牧时,汉文帝不禁慨叹说:“廉颇、李牧真可以说是一代名将了,要是我能得到像他们这样的大将,匈奴人又怎么敢如此猖獗啊。”

冯唐很不客气地说:“陛下就算得到廉颇、李牧这样的将领,恐怕也不能重用呢。”汉文帝听了之后脸色突变,自己求贤若渴,可是冯唐居然如此冷嘲热讽。一怒之下,汉文帝拂袖而走。过了几天后,越想越不服气的皇帝,又召来冯唐,当面质问。

冯唐谢罪道:“老臣是个乡鄙之人,直来直往的,不懂得避忌。老臣听说古代君王在任用将领出征时,非常郑重,临行前要要亲自推车,并嘱咐道:朝廷内之事,由寡人作主;朝廷外之事,由将军裁断,军功爵赏,都交由将军处置,先行后奏。老臣曾经听祖父说过赵国李牧将军的故事,李牧为赵国守御北疆,在边疆地区设立贸易市场,所得的利税都用来犒赏将士,不必上报政府,赵王并不遥制。所以,李牧得以充分展示才能,北逐匈奴,东破东胡、澹林,西抑强秦,南援韩、魏,立下赫赫战功。”

冯唐举李牧的例子,是告诉汉文帝,名将之所以能成为名将,与君主的信任是分不开的,君主在选将上,应该抓大放小,让将领有施展才能的空间。说到这里,冯唐将矛头对准汉文帝的弱点,他以边关守将魏尚为例:“云中太守魏尚,奉命守边,恪尽职守。他沿用李牧的方法,把边区贸易市场所得的租税,全部用来犒赏士卒,甚至还把自己的俸禄也拿出来,以补日常所用。所以,士卒乐于效命。去年时,匈奴曾进攻过云中郡,魏尚率部迎战,斩获颇多。但仅仅因为上报战功时,所报斩杀匈奴人的首级与实际相差六个,结果朝廷不仅未表彰其战功,反而被削去官职,还判服一年苦役。”

冯唐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些前方将领与士兵,大多出自农家,对官府文书浑然不知,只知尽忠报国,奋勇杀敌。可是一旦前线的捷报到了后方文官手中,如果一处有误,就会被文官援引法令条款处罚,却不知捷报乃是将士们以鲜血与生命所换来的。魏尚战功显赫,却因为所上报的杀敌数目,与实际相差六个,立遭严惩。魏尚即便有小过,也不可抹煞大功。可见陛下赏太轻,罚太重,对于边疆守将限制太严苛。所以,臣说陛下即便得到廉颇、李牧,也未必能重用哩。”

刘恒听得一头大汗,赶忙谢道:“要不是老人家提醒,寡人差点要犯大错了。”于是下令赦免魏尚,官复原职,仍然担任云中太守,并任命冯唐为车骑都尉,给了将领们更多的施展才华的空间。

正是因为有冯唐的忠告,后来汉文帝才能发现一个安定社稷的人才,他便是周亚夫。

封建时代皇权独尊,古代历来有伴君如伴虎的说法,君王一怒,大臣便可能犯了杀头之罪,所以大臣们多多少少在皇帝面前说话都会注意分寸。可却有这样一个人,他不仅当着大家的面反驳皇帝,还直言您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付诸行动。这样的话可是对皇帝大不敬,他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件事情呢?

说起这件事,就必须先介绍一下两位当事人冯唐和汉文帝了。提起汉文帝大家都知道,西汉很杰出的君王,以勤政、爱民著称。而我们对于冯唐的印象,主要来源于两首诗词的描述“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西汉的时候,匈奴经常南下入侵,掠夺人口、粮食、财宝,西汉政府采取的往往是和亲、修筑边防城市这些被动防守的措施。

有一年,匈奴人又大举入侵西汉边界,还杀死了北地都尉孙卬。汉文帝非常忧虑这件事情,又把和冯唐讨论过的话题翻出来询问缘由:“公何以知吾不能用廉颇、李牧也?”

冯唐等的便是这句话,至于他为什么要等这句话,我们继续读下去便可知结果,很精彩!

语言,这无疑是一门艺术,你要能说服对方同意你的观点,就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1、合理性,你的方案不仅要经得起考验,还要让对方有足够的好处,这个足够是要足到让他可以下定决心去推翻前一个观点;

2、舒适性,提出观点那方能否被另一方接受,取决于观点带给另一方的舒适程度,如果内容偏激,肯定会被一方强烈抵制;

3、针对性,这个最简单,不同的领导喜欢不同的话,是拍马屁还是刚直不阿,这是一门技巧。

而冯唐,无疑是这门学科学霸中的佼佼者了。

他先提出一个论点“阃以外者,将军制之。军功爵赏皆决於外,归而奏之”,什么意思呢?我听说以前的君王只管国内的事情,国门以外的事情,交给将军来负责、决定。如果有建功立业需要封赏的人,也一律由将军决断,回来告诉君王一声就好。

这里有两处高明的地方,一是我听说,二便是以前的君王怎么做。高明在哪里呢?他下一句便是“此非虚言也,臣大父言”,冯唐的大父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赵国一位与李牧和赵王关系都很不错的将军,前面提出两处伏笔,而接下来便用这样一位人物来把伏笔联结在一起,让人不禁对此感到信服。

如果,此处,你已经觉得佩服,那下面的内容会更令人称奇。

冯唐把自己接下来的内容分成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述说李牧是如何自己封赏、犒劳士兵;

第二部分,述说李牧在的时候,赵国是北逐单于,破东胡,灭澹林,西抑彊秦,南支韩、魏;

第三部分,新任赵王听信郭开的话,杀死了李牧,结果导致亡国;

第四部分,进入正题,说出魏尚的事例,他如同曾经的李牧一样,市租尽以飨士卒,私养钱,五日一椎牛,飨宾客军吏舍人,是以匈奴远避,不近云中之塞。

但却因为在报告军功时,多报了六人,便被削夺爵位,贬为平民,并且判处一年的刑期。这样看来,就算有廉颇、李牧这样的名将陛下也不会重用他的。

汉文帝确实很有气度,在冯唐这样一番言语之下,气也消了,也认识到魏尚虽然有错,但功劳还是大于过错的。当下,便下令,命冯唐持汉节前去赦免魏尚,重新让他担任云中郡郡守,而任命冯唐作车骑都尉,掌管中尉和各郡国的车战之士。

冯唐这手死棋下活着实玄妙,既成了君王美誉、又解了朋友之危、还为国家保住了一员大将,一箭三雕,令人钦佩。

太史公记载这件事时,特地注明评语:冯公之论将率,有味哉!有味哉!

冯唐的故事就到此结束,如果您喜欢,期待您的关注,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精彩与您相遇。

参考资料《史记》《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