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太后为什么偏疼刘武,窦太后想立梁王为储君,窦婴为什么要极力反对? <#21---->


时间:

在封建帝制时代,皇位的传承直接关系着国家的稳定与否,所以对于立储,整个朝廷都是极为敏感的。

窦太后算起来还是窦婴的姑姑,所以,景帝和梁王都算是窦婴的表兄弟,其实就窦婴个人来说,要立谁为储君并不重要,谁当皇帝不是当,反正又轮不到自己。

但是,对整个国家来说,要是立了梁王,那可就要天下大乱了。

景帝和梁王的兄弟可不止一两个,绝对够一个加强排了,而西汉景帝时期采取的是分封制和郡县制并行的政治制度,分封在制当时还是很有分量的,一般留着一个在长安当皇帝,其他人都要去各个封地任职,梁王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他们对封地都有高度的自制权,甚至可以发行自己的货币,可以组建自己的军队,综合实力相当强,心中也就难免不满足于现状,对于这点,景帝心知肚明;

另外,虽说他们是兄弟,但他们小时候都是各住各的,一般都有自己的亲妈和寝宫,兄弟情谊本来就不多,而且在皇权的诱惑之下,那点兄弟情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以在景帝时期,各地藩王一直是朝廷的心头大患,他也想尽快剥夺藩王的权力,加强朝廷的地位,可是奈何当时外敌匈奴入侵,而自己也有没足够的把握可以战胜藩王们,所以只能拖着。

在这种情况下,窦太后要求立梁王为储君,那无疑是火上浇油。

如果立梁王为储君,那么问题就来了,其他人会怎么想,“大家都姓刘,都是藩王,凭什么单单立你梁王,而且我手里也有军队能和你打呢”,这就极有可能加剧各地藩王的不满情绪,甚至激起叛乱,最终受苦买单的还是天下老百姓。

再者,如果立了梁王,即使不会发生上述情况,即使可以平稳地过度政权,但是还有一个更加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后世的帝位传承要怎么办,因为此例一开,就是给了后世一个明确的信号:原来一直以为帝位只能由父亲传给儿子,父亲指定一个继承人(一般立长),其他人除非武装夺权,否则也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但是现在可以传给兄弟了,这就相当于承认了其合法性。

假如梁王当了皇帝,等他死后,他的儿子们怎么办,如果立其中一个儿子当皇帝,那么其他人会怎么想,他们会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积极地谋划,相互竞争,甚至打仗,反正自己的行为是合法的。

这样将遗祸无穷,西汉将永无安宁之日。

窦婴是当时的重臣,一辈子在朝廷摸爬滚打,能做到这个地步,这点道理肯定能看得清楚,而且古代封建思想盛行,人们对后世之名尤其看重,要是因为这件事搞得天下大乱了,那么上到景帝,下到他们这些臣子,都可能遗臭万年,所以窦婴才不顾这自己姑姑皇太后的身份和情分,极力反对,而且不止是他,周亚夫,袁昂等大臣都是持反对态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