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西北叛乱年羹尧,如果你是年羹尧,你在担任西北大将军王后会如何做? <#21---->


时间:

首先必须纠正一个问题,年羹尧再牛也当不了大将军王,顶多当个钦命抚远大将军,因为在清朝,汉人基本上是没资格封王的。



那么,如果我是年羹尧,我在担任大将军后该如何做呢?

第一个,我必须先把仗打赢,仗打不赢,说啥都白扯,那是天大的罪,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打了胜仗之后呢,我要即刻上奏皇帝,愿功成身退,告老还乡,绝不能搞妄自托大,功高盖主的事儿。

几度宦海沉浮,我终于恢复了自由身,先买把躺椅,再置上点地,然后买上几百套房子,从黑龙江一直买到海南岛,做一个岁月静海的老地主。



只是偶尔梦回吹角连营,醉里挑灯看剑,沙场秋点兵,我身披铠甲,呼啸而过,谈笑间平定西域,万国来朝,大丈夫当如是!

思绪断了,小厮推门而入,对我说:“老爷,马车已经备好,今天要去收70套房子的租金,还有咱投资的股票期货又赚钱了,装钱的麻袋已经准备好了。”



哎,我只想做个岁月静好的老地主啊,怎么天天都要跟钱打交道?真可谓是:叹世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有房屋连片,到底意难平。

人活一世,终究是荒诞的,仅此而已。

谢谢小秘邀请。如果我是年羹尧,我绝不会像当年的年羹尧那样飞扬跋扈,到处豁胖,甚至把在西北做大将军作为一种资本居功自傲,弄得雍正帝整天为我坐立不安。虽然我是雍正的舅子,虽然我功盖四方,但作为臣子应始终牢记,天下,谁的天下?大将军之职,是谁人授予?还有,功高震主,犯上作乱,那是皇上最最忌讳的头等大事啊。想当年,年羹尧正是在这最基本的问题上看不清方向,辨不清道路,犯了糊涂病。要知道,我年羹尧只是朝廷的一枚棋子,领军征战取得的战功,那也是雍正帝用人有方,指挥有方。大清的天,是雍正的天。天下臣民效忠皇上,岂能我年羹尧例外?同时,我也得尊重同僚,乃至下属。那些同僚和下属,谁都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某某人就是皇上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隔日一纸密折就到了皇上手边。没有他雍正帝,何来我年羹尧?想想我的饭碗我的命,是谁给的。
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