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朔,河朔之战,卫青奇袭龙城,真是匈奴小看卫青的胆识了吗? <#21---->


时间:

龙城之战,汉武帝的作战蓝本是以李广作为偏师对匈奴主力进行牵制,为卫青进行骑兵集群突袭创造有利局面,另派公孙贺、公孙敖各引一军出塞寻机歼敌。

奇袭龙城和河朔大捷,是卫青七次出征匈奴的头两次亮相。

公元前133年的马邑之围(我之前专门写过此篇,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翻看)让汉武帝和匈奴彻底撕破了和亲带来的“伪和平”之后,匈奴对汉朝的侵略骚扰也变本加厉。为了挽回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公元前129年,汉武帝自部署战略计划,分派四路将军各领一万骑兵从四路出击。

四路分别是:车骑将军卫青直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从代郡出兵,轻车将军公孙贺从云中出兵,骁骑将军李广从雁门出兵。结果公孙贺无功无过;公孙敖损失7000多人,最后重金赎买死罪,贬为平民;李广作为将领,自己都叫匈奴人俘虏了去,最后使诈逃回;唯有卫青直捣龙城,首虏700人,取得胜利。

这次龙城大捷,四位将军一对比,高下立判。这次直捣龙城,我觉得除了卫青个人的勇敢果决外,也跟他第一次上战场,匈奴对他的轻视也有关系。因为汉朝建立那么多年,匈奴在汉军手下就没真正吃过亏,更没想到这张新面孔如此生猛。

河朔之战是汉武帝识破了匈奴占领渔阳、上谷后,又猛攻右北平的真实意图,是想让汉军出兵东线,匈奴的另一支部队可以通过河朔地区直击汉都长安。于是武帝派李息从代郡出击,卫青率大军用“迂回战术”,西绕匈奴大军后方,又率精骑南下,用高阙、陇西县向白羊王、楼烦王形成包围圈。

这次河朔之战,俘虏匈奴数千人,牛羊百万,彻底控制了河朔地区。武帝在河朔筑城,河朔变成了汉朝与匈奴对战的前沿阵地,河朔大捷是汉朝和匈奴军事变为主动的转折点。

此次大捷,卫青部队全甲而还。如果说上次卫青是第一次出战,匈奴还有些轻视的话,这次除了汉武帝调度得当,卫青的个人能力也得到充分体现。因为这次匈奴所图甚大。大规模用兵,意在长安,如果失败,匈奴王庭将失去屏障,谁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所以不会轻视任何人。而卫青七战七捷,无愧名将之风!
我是专注历史原创的如是。关注历史,关注如是。

不是胆识,而是对汉朝骑兵的运用看不上。汉初期对匈奴的被动,根本上是步兵对骑兵的被动。骑兵有卓越的机动能力,对步兵作战享有主动权,可以在步兵薄弱环节迅速集结兵力,在不利的时候可以迅速撤离,步兵无法追击,只能被动应对。第一次汉匈大战汉什么也没捞着,汉朝总结的经验是骑兵不是真正的骑兵,只不过是骑在马上的步兵,也就是说汉朝还不会用骑兵,匈奴作为骑兵战术宗师,更是清楚,所以,对龙城的安全非常放心。卫青奇袭龙城,表明汉的骑兵战术孕育成型。霍去病8000人纵横草原,更是汉骑兵战术的成熟表现,匈奴的问题是分散,霍去病可以利用骑兵机动能力,各个击破,匈奴有防备就绕开,没防备就咬一口,匈奴不能安枕,只能远逃漠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