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知之地,康德判断“物自体真的完全不可知”,你怎么看? <#21---->


时间:

我认为这个“物自体”就是连康德自己都模糊的自然法则。人类的所谓科学就是追着这个物自体去认知它。但由于自然法则的深邃与博大,恐怕科学永远不可能完全认知这个自然法则的物自体。康德的纯粹理性就是基于自然法则的自在自为而纯粹的。康德的所谓先验就是说很多人类的认知只是自然之必然。比如人会走路,除非你残疾,否则你必定会走路的。但飞机的出现不是先验,那是经验的东西,不是先验的东西。当然也要有对自然法则的认知,但自然条件下不会出飞机。自然人是飞不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