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城濮之战的史料,晋国图谋中原,城濮之战是如何迈出第一步的? <#21---->


时间:

对于晋文公城濮之战中一举称霸成功,仔细想来,其实极为令人生疑。

晋文公在公元前636年回国,当时晋国国内惠公党势力还颇为强大。为了逃避惠公党的暗算,晋文公一度再次逃往秦国寻求秦穆公的帮助,以清除惠公党余孽。晋国在晋惠公执政期间,不但在韩原之战中大败给秦国,内部由于多年党争,也是人心涣散、矛盾重重。自晋献公以来,十多年来晋国都几乎没有任何发展。怎么看,晋国都不像是有霸主的命。

此时,晋国的争霸对手楚国,在楚成王率领下,不但熬死了上一任霸主齐桓公,还在泓水之战击败了试图称霸的宋襄公,让整个东周都闻之而色变!在楚国强大武力威胁之下,不但宋国被迫臣服于楚,郑国、鲁国、卫国、蔡国、陈国等等诸侯国也归附了楚国。楚国不但牢牢地控制着整个南阳盆地,甚至还突破了淮河,直逼整个中原。

其实,晋文公之所以能在城濮之战中一举而称霸中原,首先得感谢两个人。

晋文公需要感谢的第一个人是他父亲晋献公。晋献公虽然晚年昏庸,误杀太子申生并将重耳兄弟赶出晋国,但是他在位期间血腥清理了公族,使得大量异族、异氏、异姓大臣得到重用,并能在晋国人尽其才。城濮之战前后,晋国三军中的主要将领郤縠、郤溱、狐毛、狐偃、栾枝、先轸、胥臣等人,虽然姬姓不少,但绝大部分都是晋国远亲,不少还是异姓。如城濮之战的主帅先轸,其祖上就很可能不是出自晋国公族。如果不是晋献公的清洗公族政策,不可能有这么多能干的异族、异氏、异姓大臣能够涌现出来。

晋文公第二个需要感谢的人应该是他弟弟晋惠公。晋惠公执政期间,虽然大败于秦国,而且制造出多起屠戮大臣事件,但是他所亲信的一位大臣却为晋国未来大发展作出卓越贡献——他就是吕甥。吕甥在韩原之败后,成功地在晋国推行了两项重大的改革措施:“作爰田”“作州兵”。“作爰田”,是将晋国公田全部私有化,改为征税;“作州兵”,是把晋国征兵范围从“乡”扩大至“郊”。前者等于是在晋国废除了藉田制,废除“公社”生产模式,大大提高了土地生产效率,从而增强了晋国的经济实力;后者则是将晋国兵源扩张了一倍,大大提升了晋国的军事实力。这两项改革后,晋惠公并未能享受到改革的成果。晋文公在城濮之战前,直接将晋献公时期的二军扩充至三军;城濮之战后,为了抵御狄人,增设“三行”,事实上把晋国军队扩张至六军。晋文公能这么轻松地扩军,全拜“作爰田”和“作州兵”两项改革所赐。

所以,城濮之战看似晋国突然就崛起,一举而战胜了楚国,其实早在晋文公回国之前,晋国已经在长期积聚实力了。因此说,晋文公之所以能迈出、而且敢于迈出争霸的关键性一步,就在于他的父亲和他的弟弟已经先于他迈出去之前,把晋国的基础打得极为牢固了。

晋文公回国后,剩下的关键性事务就只剩一项:如何利用好晋国内部丰富的人才宝库。如何用人,才是晋国图谋中原的关键性第一步。

幸运的是,晋文公这一步走得相当精彩。

春秋时晋献公开疆拓土,晚年昏庸,宠爱骊姬,杀死太子申生,废长立幼,搞得晋国大乱,让秦穆公赚了大人情,在里克杀死骊姬二位儿子后,先后出兵护送惠公和文公重耳回国继位,从中谋取利益。晋文公重耳是献公的年长儿子,惠公的兄长,四十三岁时被逼离国出奔,在国外颠沛流离了19年,辗转经过8个诸侯国,直至62岁才登基当国君。他流落到楚国时,正值楚成王在位热情的招待了他,款待规格极高,喝得正酣时,楚成王问重耳说,如果公子能回国当上国君,要怎么报答我呢?


面对赤裸裸的索贿,重耳不慌不忙的说,我国拥有的珍物,大王国里都有了,但有恩不可不报,如果我回到晋国,必将努力不和大王为敌,睦邻友好,如果万一与大王对阵,我愿意退避三舍来报答你的恩义。一舍三十里,三舍就是九十里,两军对阵,士气可鼓不可泄,正常情况下,兵一退人心沮丧后果严重。可算是极重的承诺了。(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楚王听了一笑不置可否,因秦国与晋国邻接,而楚国隔着卫郑等国,不久重耳的姐夫秦穆公派人来接重耳,楚王便顺水推舟放人。


重耳在秦穆公帮助下回国继位史称晋文公,十九年的出亡,使他对国家人民有了新的认识,当国君后对外睦邻友好,对内重耕种,轻刑薄赋,国力恢复后便图谋当霸主,先平周王内乱树立人望,待机而动。(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前632年,楚国率领陈,蔡,郑,许共五国军队,进攻中原,威迫齐国,围攻宋国,宋国即将灭亡,派使者向晋国求救。诸将臣认为报答楚国和称霸的机会来了,坚持出兵,但又觉得与楚国直接对阵不但胜算不大,还有忘恩负义的名声,经过筹谋,进行了一系列的部署。


晋文公以先轸为元帅(之前卻谷)带大军解围,为解除后顾之忧,也为了不直接对阵楚国而调动敌方,晋军先攻破楚国的盟国卫国和曹国,进行整顿军队。在此间隙,晋国进行了一场外交统战。首先,晋国向宋使表示救宋的决心,请他们坚守待援。其次,晋国把宋国送给它的珍珠宝玉,分成二份转送给齐国和秦国,请两国出面为宋国求情,要求楚国退兵。(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最后,晋国以结好为理由,把抢夺来的楚国盟友卫国,曹国的土地割让给宋国。

楚国统帅子玉成得臣不听楚成王良言决意与晋国决出胜负,孤军围攻宋国,齐秦使者先后来到,成得臣正在与他们座谈时,得报曹卫土地被宋国占领,大怒,不许讲和。楚将宛春识破晋国的计谋并提出外交反制战。成得臣便派遣宛春出使晋国,表示同意讲和撤去宋国之围,但晋国必须让卫国与曹国复国。先轸认为子玉以臣对君提条件还提出无礼要求,扣留下宛春不让回去。为不让楚国有恢复两国的名声与好处,晋文公又私下向卫,曹国君许诺战后会给他们复国,但要他们亲自写信与楚国断交。同时,晋国以楚国骄横自大为由,请齐国,秦国出兵助战。(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

楚国统帅成得臣得知晋国扣留使者后,又接到卫,曹的绝交信,暴跳如雷,向楚王请求增兵,然后亲率联军北上,来与晋国联军决战。晋文公为疲敝楚军,诱使子玉轻敌深入,以便在预定战场与楚军决战,便以报恩为名,退避三舍九十里,退走到城濮,晋文公与宋成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国小子慭率军驻扎在此,等候楚军追来。之后便是城濮之战实战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