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变 质变,普京大量抛售美元,好像是以量变达到质变的战术,美国将如何应对?


时间:

俄罗斯《生意人报》1月10日刊载题为《制裁期内的规律》的文章称,俄罗斯央行日前公开了所持黄金及外币的变动情况。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俄央行恪守普京政府去美元化的政策,美元资产所占比例降低了一半,从43.7%变为如今的21.9%。

普京大量抛售美元资产是应对美国制裁的自保之举,非要把普京的做法上升到对抗美元霸权,甚至结束美元霸权的高度,显然有些言过其辞了。在半年间,俄罗斯抛掉了半数以上的美元资产,但是美元指数不为所动,美国国内和国际买家轻松吞下了俄罗斯抛出的全部美元资产。现在对于特朗普来说,最大的麻烦是美元升值过快,俄罗斯抛售美元资产,在特朗普眼中根本就不叫事儿。

俄罗斯的外汇储备规模太小。俄罗斯外汇储备的总量只有4600多亿美元,其中美元外汇资产的峰值也不过2000多亿美元,相较于21万亿外债余额的美国而言,只有1%的规模。要知道2008年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美联储第一笔买入美国国债和资产的规模就达到1.75万亿美元。普京就是把所有的美元资产全部抛掉,也不可能在外汇市场掀起多大波澜。

俄罗斯之所以大幅度抛售美元资产,主要是防范美国对俄政策造成的影响。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美国政府持续收紧对俄罗斯的制裁。现在俄罗斯主要金融企业和几位重要银行家都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上。俄罗斯如果继续与美国发展经贸联系风险很高,没有规矩的美国人随时都有可能运用国内法律,对俄罗斯金融公司进行制裁,扣押俄罗斯金融家,甚至可能直接冻结俄罗斯美元资产。不过话说回来,在美国严苛的经济制裁之下,俄罗斯和美国的直接经济联系已经基本被切断了,既然没有什么经济往来,还留下那么美元,就更没有什么用处了。

普京和西方的梁子,已经从国家利益之争,延伸到了个人恩怨,这是双边关系的质变,其中与普帝结怨最深的是美国。普帝上台伊始走的是亲西方路线,911事件普帝抓住机会示好美国,毫不犹豫的宣布对美军开放领空,小布什投桃报李哄抬国际油价,双方可以说是其乐融融,普京当年向小布什提出加入北约,被婉拒后不死心的普帝,找到他的朋友英国首相布莱尔,希望他能帮忙斡旋。

正在普帝满心欢喜期待融入西方时,他的老同事利特维年科叛逃英国,由于利特维年科掌握着大量对普京不利的信息,恼羞成怒之余向英国提出引渡要求。普帝以为自己和布莱尔的交情,可以顺利引渡利犯。没想到被布莱尔以首相不能干预司法为由拒绝,这时普帝才有所清醒,紧接着利特维年科就在伦敦放射性物质中毒身亡,死前他会见过过去克格勃的同事,当然,两个与利特维年科见过面的俄罗斯特工已经返回国了。英国以及西方舆论吧矛头指向了普京,认为是他怕被揭露出来腐败问题,下令杀害了自己的前同事利特维年科,普京明白西方根本没有拿自己当朋友,这是双方的第一道裂痕。

奥巴马上台后随着反恐战争的结束,俄罗斯的利用价值消失,加上普帝和姐夫唱起二人转,这令美国在内的西方大为不满,认为普京是斯大林式的独裁者,欧美舆论导由针对俄罗斯,转向开始针对普帝个人,双方裂痕加深了,但依旧没有断裂。

导致双方关系彻底断裂的,是2012年俄总统选举期间,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煽动俄罗斯民众发起反政府抗议示威,想借此影响俄罗斯选举,向西方呼吁对俄罗斯的这次选举展开调查。希拉里说,来自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监督人员对投假选票、窜改选民名单和其他“令人担忧的做法”提出质疑。欧盟负责外交与安全政策代表阿什顿也表示,俄选举可能存在程序违规。

希拉里的做法差点使普京的连任梦破碎,普京也指责美国的双重标准。指出美国与车臣反政府武装有密切来往。普京指责说美国与车臣反政府武装特使会见,是不道德的行为。至此美俄关系彻底走向破裂,普京与希拉里也结下个人恩怨,为希拉里与特朗普2016年角逐总统失利,埋下了深深的伏笔,普帝和希拉里已经是个人仇恨了,普京记住了这个差点毁了自己的美国女人。

对融入西方文明已经绝望的普帝,谋划部分恢复苏联的可能性,对于俄罗斯至关重要的是乌克兰,就这样代表前苏联最精华部分的乌克兰,成为普京恢复苏联的首要目标。探听到消息的美国自然不甘心乌克兰重新落入俄罗斯之手,双方在乌克兰的角力开始加码。为了防止乌克兰彻底倒向俄罗斯,美国以及欧盟策划了乌克兰危机,推翻了亲俄罗斯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棋差一招的普京马上反手一击,以夺取克里米亚作为对欧美的回敬,俄罗斯与欧美自此以后就处于敌对状态了,普京本人也从独裁者升级为西方世界的敌人。

因克里米亚被普京夺取,倍感耻辱的奥巴马誓言毁灭俄罗斯,帝国主义惩戒拉开了帷幕,突如其来的石油暴跌开始了,就在不久前以反美斗士自居,向热泪盈眶的俄罗斯人宣告,克里米亚回家了的普帝,瞬间被打回了原形,随着一起掉进冰窖的是俄罗斯经济,世人看到俄罗斯真的是拥有核武器的沙特,一个伪装成发达国家的加油站。

欧美不仅用经济制裁俄罗斯,更是对普京个人进行了无休止的侮辱,双方开始走向了对抗。怒火中烧的奥巴马飞起一脚,把普帝从G7群里踢了出去。这已经不是普帝第一次被从G7踢出来,头一次还心存幻想的普京,忍着羞辱又回去了,这次算是把包括普京在内的所有俄罗斯人踢清醒了,从来就没有过什么G8,从来都是只有G7,G7这个西方豪门俱乐部,从来没有接纳过俄罗斯,我想普京和俄罗斯只要有一点记性,以后都不会重返G7了。

为了转移国际视线对克里米亚的关注,俄罗斯鼓动乌克兰东部独立,本来就被撕裂的乌克兰,内战终于爆发了,这次普京棋高一招。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普京正为不断跳崖的油价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晴天霹雳打了下来,一架马来西亚民航的MH17航班在乌克兰东部地区被击落。西方国家把怀疑的目光集中在了俄罗斯支持的东部民兵身上,不甘示弱的俄罗斯也指责是乌克兰击落了客机,但是强大的西方舆论机器哪里容得俄罗斯辩解,俄罗斯与苏联这个西方眼里的邪恶帝国,又一次划上了等号。

普京也从特工之王、独裁者、西方的敌人升级为冷血杀手,普京已经被西方舆论彻底变成了妖怪。为了进一步羞辱普京,前去澳大利亚参加G20峰会的普京,被东道主澳大利亚安排单独用餐,其它19国领导人同桌共饮,大帝孤独的坐在一张桌子边吃饭,没等会议结束普京就愤然离开了澳大利亚。

马航让西方抓住了穷追猛打的机会,马航空难中死亡人员最多的荷兰,把普京告上了国际法庭,对,是把作为国家元首的普京告了,如果罪名成立普帝就等于成了罪犯,别说普京了,换作谁也不能忍。

普帝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始作俑者就是那个希拉里,随着美国政权更迭的大选来临之际,坐困愁城的普京再次看到了希望,一个报复希拉里也可以给自己脱困的机会。这次普帝把宝压在了共和党人特朗普身上,特朗普竞选期间不断重申要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这样以来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就有机会改善美俄关系。整个俄罗斯社会都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身上,俄罗斯人都明白,希拉里上台不会有自己的好日子过,选举结果开票前整个俄罗斯社会都呈现出一种诡异氛围,好像选举的不是美国总统,而是选举俄罗斯总统一样,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

特朗普果然不负普京与俄罗斯的期望,成功当选新的美国总统,消息传来俄罗斯举国沸腾了,俄国家杜马议长都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痛斥了希拉里的种种反俄罪行,普帝也志得意满的对媒体说,没人相信特朗普会赢,只有我们知道他会赢。不甘心失败的希拉里和她的政党,一下就抓住了小辫子,公开指责特朗普与普帝有勾结,民主党和希拉里紧紧咬住不放,随着调查的深入展开,越来越多的证据对特朗普不利。

还没高兴起来的俄罗斯愕然发现,他们的希望可能要落空了,美国民主党炮制的通俄门就像一个紧箍咒,牢牢套住了特朗普。不管特普二人多么迫切的想改变两国关系,都无法冲破通俄门的魔咒,美国选举期间俄罗斯举国的诡异氛围,也成了通俄门的最佳证据,普京发现自己就是跳进北冰洋,也洗不清干涉美国大选的嫌疑了。

俄罗斯社会对改善与美国的愿景绝望了,特朗普上台后借参加G20会议期间,与普京单独的见面会谈了一次,就被民主党抓住不放,要求交出会谈内容不算,还推动国会立法禁止总统改善与俄罗斯关系,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首次。冥冥之中好像有看不见的手控制着,每次当特朗普要改善对俄关系,俄罗斯保准就要出事情。继俄罗斯前特工利特维年科在伦敦被毒杀,又一个前苏联反叛特工斯克里帕尔父女在英国双双中毒,被通俄门打的焦头烂额的特朗普,为了撇清与俄罗斯的关系,不得不跟着制裁俄罗斯,上演了美俄互相驱逐外交官,关闭对方外交机构的混战,外交战打的是如火如荼。

美国中期选举刚过,似乎通俄门有所缓解,第二次特朗普与普京的G20会面就要开始了,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刻赤海峡大桥冲突就爆发了。强势的俄罗斯扣押了乌克兰海军的舰艇,双方的冲突再次升级,一时间西方反俄浪潮再次汹涌澎湃,酝酿已久的双普会再次泡汤了。我看到了特朗普沮丧的神情,与普京眼角泛起的泪光,两个相爱的人却要相杀。

普京对美国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一个美国总统想与自己有一次非正式会谈,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美俄关系的改善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线希望,。普京不再犹豫了,对美国挥舞起了核大棒,新型核导弹频频亮相,战略轰炸机飞到了美国后院,一向经济弱势的俄罗斯,也用经济手段报复起了美国,去美元化从俄罗斯开始了。俄罗斯开始储备黄金而不是美元,并甩卖手中多余的美元,向已经摇摇欲坠的美元霸权挖下去第一锄头,大帝已经受够了,受够了美国的窝囊气,受够了西方无休止的羞辱,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终于这个导火索被点燃了,荷兰再次认定普京要对马航17被击落负责,这等于是宣布是普京下令击落的飞机。

普帝反击的号角已经吹响,购买黄金甩卖美元就是信号,普帝已经开始做最坏打算了。北约把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已经挤压到了极限,西部已经到了唯一盟友白罗斯边界,波罗的海沿岸除本国领海,已经失去了所有立足点。站在刻赤海峡大桥上北约舰队可以用肉眼看到了,毛熊要绝地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