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词,为什么《人间词话》里并没有提到李清照的词呢?


时间:

这是一个很有值得回答的题目。 前几天就收藏了,刚改完论文,来试着回答下。

提到李清照,喜好诗词的人或多或少都能吟诵几首,无论是“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还是“绿肥红瘦”“误入藕花深处”,或者“凄凄惨惨戚戚”等等,那么为什么上至李白下至清代纳兰词的《人间词话》偏偏不提李清照呢?难道是王国维不懂易安词或者认为她的词不好?

显然不是,易安不仅有才还挺孤傲的,她曾说两宋词坛都不行,东坡虽然大气磅礴,但音律不和谐,柳永太俗,秦观不务实,黄庭坚写一堆病句,就我啥都行,读来觉得好笑,但她也有确实有这个才情。

可王国维却不这么看。他生于清末,也经历民国十余年,但内心深处的礼教思想早已根深蒂固,在王国维看来,清朝就是传统的象征,事实上他也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执着,溥仪被冯玉祥赶出故宫时,他曾自杀,被救回,后来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他留下纸条,经此世变,义无再辱,投湖而死。这样一个保守思想的文人,在评点诗词时,怎么会让女性词出现在自己的著作中呢?

仔细翻看人间词话,你们也会发现柳永的词也没有,王国维也确实看不起柳三变。我甚至觉得柳永的这句“衣带渐宽终不悔”被他写成是欧阳修的,难道是王国维的记载有误?也许是刻意为之呢?

其实从王国维经典的“意境说”来看,李清照还有柳永的词里,绝对都是有名句,却符合情景交融。只是先生有它的坚守,我辈也是尊重的,但是我们也要辩证看待这个问题。

插一句,我的床头一直放着人间词话,记得高中时,几乎都背了一遍,如今太懒咯,只是偶尔翻一翻,欢迎关注每天读宋词,大家一起讨论诗词吧。

李清照是婉约派词人的代表。李清照的词,独具风格。无论从情感上考虑,还是从意境上考虑,李清照的词都属于上佳之作。

王国维是晚清著名文学评论家。他的《人间词话》首次将西方美学运用来评论词作。在书中,首次提出三个等级词作的评价理论,这些理论至今仍然产生着深刻影响。他的评论对象是唐代,北宋以前的词作。而李清照的词作主要集中在南宋时期。当然《人间词话》没有把词家李清照收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