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投降 匈奴,李陵投降匈奴,为什么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在为其鸣冤? <#21---->


时间:

因为李陵实在太冤枉。只要还有点人心的都会觉得李陵投降匈奴是被逼无奈。而且,李陵投降之后汉武帝又听信谣言(姑且善意的这么想吧!),杀了李陵的全家。对此李陵没有带着匈奴的人马给汉朝继续找麻烦,真算是对汉朝仁至义尽了。换个脾气大点的像中行说那样,稍微在匈奴那活动活动,就够汉武帝喝一壶的。

之所以要重点强调的是,李陵自始至终都太对得起汉朝了。相比之下,汉武帝对李陵一家的刻薄寡恩简直是令人发指。特别是在李陵被迫投降匈奴前,汉武帝就已经多次对不起李陵了。

典型的就是元狩五年(118B.C.)李陵的三叔李敢被霍去病谋杀事件。

先介绍一下李家的家庭状况:李陵是李广长子李当户的遗腹子,出生前父亲就已经去世。再此之前一年李广因失意于国舅卫青而被逼自刎于绝域。而李广的长子李当户、次子李椒(代郡太守)也都已经去世。所以说此时李广的幼子李敢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李敢为什么会遭到霍去病的毒手?据说是因为李敢认为自己的父亲李广是被大将军卫青给间接逼死的,所以他想为报父仇去刺杀卫青,但是行刺未遂。不过卫青可能觉得自己确实对李广的死有责任,便没有声张这件事。但霍去病不这么认为,所以在甘泉宫打猎时背后放冷箭死了李敢。

注意,此时霍去病正在疯狂的掠夺卫青曾经拥有的政治资本,《史记》的记载是:

“……令骠骑将军秩禄与大将军等。自是之后,大将军青日退,而骠骑日益贵。举大将军故人门下多去事骠骑,辄得官爵……”

霍去病突然这么替卫青出头明显是真流氓假仗义——我把你卫青的痛疮(牵连李广自刎)再次揭开,同时你卫青还得“欠”我份人情。而且,更冷酷的是,李敢曾是霍去病的“大校”,给霍去病帮过大忙——元狩四年封狼居胥的战役就是李敢打得头阵,俘获了大单于的权力象征“旗鼓”。

对于此事,为人比霍去病还要“流氓”的汉武帝就立刻跳出来拉偏架。对李家的孤儿寡母说,李敢是给鹿撞死的。这是睁着眼说瞎话,李敢是让霍去病从背后放冷箭射死——让鹿撞死伤痕肯定是当胸口。这种敷衍了事的解释明显是对李家的轻蔑和侮辱。这一年李广十六岁不到。

顺便说一句,汉武帝对李家的态度真是很恶劣,毫无“君使臣以礼”的起码尊重——之后李敢的儿子李禹曾经被汉武帝打算吊着喂老虎。到后来汉武帝又在巫蛊之祸中杀了李禹——因为李禹的妹妹是戾太子的侧室。

毫无疑问,霍去病是一代名将,但也是一个非常狂野自私的人,这点和他的恩主、岳父汉武帝很像。

斗转星移,到了天汉二年(99B.C.),是年李陵三十岁,此时的李陵不仅继承了祖父李广一代就开始的“善骑射,爱士卒”的门风,也继承了李家世世代代被迫替汉武帝的外戚当枪使的宿命。

这次是国舅李广利要带兵三万骑兵从酒泉出发,攻击在天山一带活动的匈奴右贤王,李陵被派去给大军运送粮草。这种大材小用让李陵不满,他请求率领亲兵去打先锋……后来大家就知道了,在汉武帝的猜忌、路博德的掣肘之下,李陵于浚稽山(阿尔泰山中段,位汉唐之时兵家必争之地)战败,滞留在匈奴。而汉武帝又听信谣言,以为李陵在训练匈奴士卒,将李陵一门抄斩。从此彻底绝了李陵回汉朝的念想。

昆曲中李陵与苏武的惜别。因李陵后来尚且鞮侯单于之女,所以戏中李陵的扮相是一套驸马珈。

但是,李陵到底无负于汉。 征和三年三月,武帝再命李广利率七万人出五原击匈奴,狐鹿姑单于使李陵率三万余骑再至浚稽山追击汉军,李陵与之周旋多日后放水败给汉军,而匈奴一边也很仁义,不再强人所难的让李陵与故国拔刀相向。此后,李陵便带着部众远走他方,到了一个既不是汉也不是匈奴的地方度过了自己的余生。

“降入天骄愧鬼才,山头空筑望乡台。 苏郎有节毛皆落,汉主无恩使不来。 青草战场雕影没,黄沙角鼓雁声哀。 那堪携手河梁别,泪洒西风骨已灰。”

——元•萨都剌《过李陵台驿》

自太史公司马迁以后,对于李陵悲剧性的一生无论是历史学家还是文学家,在主流上都是同情、理解李陵的所作所为。对于素以“夷夏之防”为务的宋儒,如司马光也是如此。臣民尽“忠”前提是君王有“义”,不然就是“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王安石《明妃曲•其二》)这一点上和司马光和他的老朋友老对头王安石的立场是一致的,而且几千年来以儒家思想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司马迁的《史记》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之所以能够成为历史学著作中不可逾越的经典,也正是因为“二司马”笔下的历史是一部有人味儿的历史。

内蒙古正蓝旗黑城子,据说李陵的晚年曾经在此筑台望乡。

李陵投降匈奴,这是历史事实,无法更改。

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在为其鸣冤,这也是事实!

汉武帝大怒,将其灭族。这一结果,也是史实。

何也?本文分析如下:

一、李陵之降是无奈之举,也是事出有因。

试想,名将“飞将军”李广之后,李陵光环罩身。想做出一番努力,证明自我,光宗耀祖,是李陵出兵匈奴,与匈奴大战的最主要的心理。

历史记载,前99年,汉武帝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三万骑兵在祁连山进攻匈奴右贤王。李陵不甘心负责辎重后勤补给,自愿率领他的五千步兵射手,进攻匈奴腹地,以此分散匈奴兵力,保证李广利进攻万无一失。此一事实标明李陵建功立业之心之迫切。

历史跟李玲开了一个玩笑,李陵军行至浚稽山却遭遇了单于主力。李陵被匈奴八万骑兵包围,匈奴封住李陵退路。李陵只能边战边退,步步为营。双方战斗了八天八夜,李陵弓箭打光了,粮食也吃完了。最后匈奴丢下了一万多具尸体,李陵也伤兵累累,已毫无战斗力可言。

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孤立无援。李陵最后选择了投降。一是人性使然;二是汉武帝对李家颇不公,将门虎孙,几世无功,李陵对汉武帝极度失望;三是李家家室恐只剩妇女寡母了,家族崛起的希望渺小。即使逃回汉朝,也难免一死。

故,当四百伤兵败回,汉武帝初以为李陵失踪,派公孙敖等人去寻找,来人回来说,李陵投降了而且还在帮匈奴训练部队。于是,汉武帝听了大怒,斩李陵全家。

二是司马迁《史记》、司马光《资治通鉴》的史学眼光。

司马迁在汉武帝时期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同情、理解李陵的所作所为,导致“腐刑”。对于素以“夷夏之防”为务的宋儒,如司马光也是如此。臣民尽“忠”前提是君王有“义”,不然就是“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王安石语)。这一点上和司马光和他的老朋友老对头王安石的立场是一致的,而且几千年来以儒家思想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司马迁的《史记》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之所以能够成为历史学著作中不可逾越的经典,也正是因为“二司马”笔下的历史是一部有人味儿的历史。

《史记》《资治通鉴》对李陵事件记载非常详细,不惜笔墨,对战争的描写,这一段是浓墨重彩,不计成本。可见,二人是非常尊重李陵的。

三是汉武帝从统治者的角度出处理此事。

汉武帝为了自己统治的需要,不会从人情角度出发的。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汉武帝重用卫青、霍去病、贰师将军广利。对大臣颇不信任,有战功很好,没战功甚至投降,怎么能容忍?怎么说,灭族已不可改变。可叹,司马迁还据理力争,加以解释、辩解,就显得苍白无力了。只能在著述中,表达自己的观点了,还相当隐晦。汉武帝之后的汉朝皇帝,当读到这一段历史时,也表示认可。可见,统治阶级们内心是明白的。司马光写《资治通鉴》的目的,就是为了“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就是总结出许多经验教训,供统治者借鉴。这一段,你们统治者好好思考,应该如何对待这种几代贤臣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