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奥匈帝国集团军,为何奥匈帝国在一战败得如此之惨?


时间:

做为老牌的帝国,奥匈帝国自成立后,人口结构的复杂性预示了治理的复杂性,即众口难调。奥匈帝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没有哪个民族占有主体优势,其中日耳曼人占24%、匈牙利人占20%、捷克人占13%、波兰人占10%、乌克兰人占8%、罗马尼亚人占6%、克罗地亚人占5%、斯洛伐克人占4%、塞尔维亚人占4%、斯洛文尼亚人占3%、意大利人占3%。做为帝国构成的主体,在奥地利,日耳曼人占人口总数 的36%,匈牙利人口中,匈牙利人也没有到50%。我国著名的学者康有为曾经对奥匈帝国进行过考察,他在1908年5月所写的《补奥游记》中写道:吾奥将亡矣,分裂矣,命不久矣。一个昔日的大国,何以日落斜阳?

民族间的矛盾无法调和。奥匈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各种矛盾激化,捷克人、波兰人、乌克兰人、斯洛文尼亚人与意大利人尝试着在奥地利获得更大的发言权,犹太人问题已让帝国疲于应对,因为以犹太人为主的资产阶层取得了惊人的高增长率,从银行到维也纳环城大道,都印证了犹太人企业家的成功,但是传统的排犹想法却根深蒂固(从现在以色列来看,排犹并不是有些国家做的不好,而是犹太人的本质)。加利西亚的地主认为他们应该统治该省,但占地区众多人数的乌克兰人不服。捷克社会与政治精英认为波希米亚应该取得与匈牙利一样的自治地位,但哈布斯堡王朝不可能让步。帝国高层采取了怀柔和军事管制的政策,但成效微小。1914年6月,奥匈帝国在萨拉热窝举行军事演习,却把帝国内的塞尔维亚和门的内哥罗(一战前位于巴尔干半岛西南部、亚得里亚海东岸上的一个多山小国)做为假想敌,激起了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的仇恨。

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大,社会矛盾加深。经过多年的发展,奥匈帝国经济出现了跃进式发展,交通网络四通八达,国家财富增加。但是由于国土面积大,各地区发展极不平衡,西部地区发展明显快于东部,与我国不一样,我们是东部发展快于中西部。奥地利、捷克、西里西亚(当前,该地域的大部分地区属于波兰,小部分属于捷克和德国)等少数地区工业发达,斯洛伐克、鲁塞尼亚、加利西亚(旧地区名,在今天波兰的东南境,属维斯瓦河小游 谷地,居民西部为路得尼亚人。从刚刚看到的资料中,个人认为波兰在历史上就不是省油的灯,该国被打被灭全是自找的)、特兰西瓦尼亚(即现在的罗马尼亚中西部地区)、布科维纳(位于东喀尔巴阡山脉和德涅斯特河之间,这里普是摩尔达维亚公国的组成部分)、波黑等广大东部、南部地区则经济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下。

军队也不再是铁板一块。作为帝国的顶梁柱,军队应该成为最可靠的保证了。其实更不尽如人意,在帝国成立之初,军官团由离开本民族地区的军官组成,以德语为统一语言,所有命令均使用德语传达。但是,从1881年开始,新上任的总参谋长为了提高军队动员速度,宣布可以使用本民族语言进行军队动员,导致军队慢慢变成了本地化,士兵的忠诚程度下降。而到了1913年,这种情况更趋严重,军队的命令变成了11种语言进行传达,使下达命令这种小事都变得复杂起来。在军队组成方面。奥匈帝国军队由以下三部分构成,帝国国防军、皇家和王家地方防卫军、王家匈牙利地方防卫军,在管理方面,帝国国防军的各团经常调换驻地,防止了国防军的士兵与当地居民关系过于紧密。而地方防卫军长期驻守一地,而这其中就混杂了对帝国不满的当地人、有分离倾向的乡绅们指挥,这就成帝国的分裂埋下了隐患。同样,奥匈帝国队伍中还有大量的波兰人和乌克兰人在服役,他们能忠心地服务于皇帝吗,这又是一个最大的隐患。

同屋不同心,导致军队战斗力下降。在一战中,由于征招了大量的地方防卫军,帝国国防军总人数从30万迅速增加到近200万。长期培养而极度效忠于帝国的军人作用下降,军队的执行力明显不足,只有来自上下奥地利和匈牙利马扎尔地区的士兵才有一定的战斗力。在战斗中,只有遇到稍强一点的敌人,具有分离主义情绪的士兵开始哗变和投降,大量的武器装备同时丢掉。而没有参加到帝国国防军的地方防卫队士兵,在守家护土的战争中,却表现出非凡的求战热情,驻守在蒂罗乐边境地区的地方部队,就成了阻击意大利主力部队的中坚力量。

军事理论的落后,使战争潜力未得到充分的发挥。奥匈帝国军事指挥系统繁杂,分工过于细化和僵硬。如野战炮兵部队本身的警戒兵和为野战炮兵部队提供警戒勤务的炮兵技术支援部队的士兵装备不带刺刀的步枪,而要塞炮兵的轻步兵则装备带刺刀的步枪。在一战爆发时,奥匈帝国储备了大量的弹药,但是只储存了少量的备用大炮,奥匈最大的斯柯达兵工厂虽能生产大炮,但却因原料不足而陷入困境,到1915年,兵工厂生产大炮的原料已消耗待尽。作为战争中的主力,没有制退复位器的老式火炮被重新下发到部队,1861年生产的65毫米铜制山地加农炮也重新服役。在两军对垒时,落后的炮兵部队被对方实实在在的虐了好多次。

对外战争失利,使分离主义倾向更盛。1866年对外的普奥战争战败,当时的奥地利被割走了威尼斯,而匈牙利的马扎尔民族对奥匈帝国的统治也越来越不满,民间出现了独立的声音。奥地利的战败对于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来说是一个危机,战后一年与匈牙利修改协议变为二元君主国奥匈帝国。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奥匈帝国一开始就要面对来自俄国和塞尔维亚军队的阻击,整个卡尔帕腾冬季战役中,奥匈帝国军队死伤12万人,被俘20万人,其中要塞部队被俘11万人,而俄军死伤27万人,被俘7万人,在奥匈帝国对俄独立作战中,损失兵力高达74万人,占其帝国国防军总数的40%,全部精锐等于被打残,这部分也是最支持、最效忠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中坚力量,他们也失去了独立和俄军作战的实力。而胜利后俄军,开始在奥属加利西亚的难民潮,俄军也变成了无组织无纪律的一群散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