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风东亚地区盛行,东亚地区的生态资源是什么样的?


时间:

地区国别研究的一个新内容就是生态和资源问题。生态和资源过去在地区国别研究中很少被放在正统的研究内容里,制度、经济、政治,历史才是地区国别研究的主要领域。今后地区国别研究的重要内容就是一个国家的生态可持续性和资源可持续性这是个国家发展 的最 重要条件之一。

看一下亚洲地图。乌拉尔山以东的一大块是西伯利亚,有巨大的资源,据说这一大块的资源超过现在亚洲所有的资源。随着气候变暖,这一广大地域将变得越来越适宜人类居住。这就是俄罗斯的潜力,俄罗斯的未来在贝加尔湖以东的远东地区,这将改变东北亚的未来地缘格局。如果将来亚洲真正有发展,就是东部西伯利亚特别是黑龙江流城,黑龙江以北60万平方公里,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加起来相当于中国东北的总面积。中国未来的发展应当和贝加尔湖以东的开发相结合。我们不能用战争、掠夺或兼并割地的手段把它拿过来,必须用和平的方法,让俄罗斯得到充分好处的方法,实现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俄罗斯日前最担心的是这100万平方公里回到中国手里,我们要说服俄罗斯,还要看俄罗斯在西边所受到的战略压力如何。俄罗斯在乌克遇到严重困难,西线没有空间,在东部只能加大合作的力度逐渐放掉对中国的顾忌。这个问题看似是地缘战略问题,本质上是个资源和生态问题。

日本为什么对战略问题高度敬感、高度紧张?因为日本是一个岛国,缺乏资源,100%能源要靠进口。日本把台湾海峡、南海、马六甲海映、 印度洋、波斯湾视为生命线,认为这条线不能被中国控制,如果被中国控制则日本必然公开对抗。随者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越来越落实,日本不惜出兵海外。如果我们从资国有度来理解日本的这种行为,很多东西就讲得通了,就可以从理辑上找到他的根源,日本不是简单地复活军国主义,或重新打一次世界大战,而是因为日本对这个问题过敏了。

资源和生态成为国别研究的核心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决定性的因素。东南亚包括整个亚洲的地理特征之。就是河流问题成为亚洲的一个重要生态因素和环境因素。几乎所有的亚洲大河都发源在中国,下游都流到邻国。上游的水量是多了还是少了,干净了还是脏了,是发电还是自由流动,里面的鱼是否游得回去等,都和别的国家有关。所以人家说:"the future of wаr is the war of water(未来的战争是水的战争)。”如果你不了解这一点,很多问题都将看不清楚。

哈萨克斯坦跟中国很友好,但跨越两国的伊犁河流量供应两国显然不够用。因为这条河,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友好关系就会有问题。哈萨克斯坦是我们最友好的国家,水是哈萨克斯坦的生命线.二者相权孰重孰轻?又如澜沧江即湄公河,有点像欧洲的多瑙河,流经很多国家。 我们在澜沧江修大坝,湄公河下游的国家就开始愤怒了。缅向的萨尔温江、越南的红河,都来自中国云南,这些河成为我们与相关流域国家之间越来越敏感的问题。雅鲁藏布江在大峡谷拐弯以后,印度就在那里造了一个大坝,这个大坝位置就在敏感的藏南地区。雅鲁藏布江的水最后流到恒河,整个恒河和孟加拉都用雅鲁藏布江的水。如果没有雅鲁藏布江,整个孟加拉和印度东部都没有水。位于巴基斯坦的印度河水源来自中国新疆和西藏。阿尔泰山附近额尔齐斯河的发源地也是在北疆,最终流人北冰洋。

中国是亚洲的心脏和高地,除了长江黄河流在我们自己肚子里以外,其他的河都往四面八方流。随着西部边境地区的开发,我们对江河流量越来越控制,下游国家就要跟我们争。我们要建立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很重要的一 点就是和亚洲国家处理好水源问题。生态资源研究在国别研究领域越来越重要。把生态资源因素放进去,国家2间的关系全变了,原来可以解决的问题都变得不好解决了.当然把生问题处理好,连坏事都能处理好。因此我们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