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为什么被历朝追杀,为什么风筝里的共产党只追杀郑耀先,而不追杀其他军统特务?


时间:


为什么我党只追杀鬼子六郑耀先,放着其他的军统特务不管呢?别人觉得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郑耀先是军统里面首屈一指的王牌特工,此人给我党的感觉是业务能力强悍,身手不凡,枪法精准,心思缜密手段毒辣。这样的人是友是最大的帮手,是敌就是最大的威胁。我党的潜伏人员曾墨怡,程真儿,包括第一批刺杀郑耀先的游击队员都是死在郑耀先手里,可谓血债累累。这样的人不除掉,谁还敢踏实一点工作。而宋孝安和徐百川都是比较普通的高级军统人员,不轻易杀人,特别宋孝安基本上没有亲手杀过我方人员,这样的情况我方是没必要去硬碰硬的,毕竟当时我地下工作人员实力与军统的实力在山城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其次袁农认定郑耀先是我党潜伏人员风筝,但是已经变节。要不然怎么会纳投名状,亲手处决我党潜伏人员曾墨怡。其实不管是战争的何方,最痛恨的就是变节的叛徒。一方面,给我方人员起了不好的带头作用,如果任其逍遥法外,对我方是一种讽刺和信心的打击,这样的人必须除掉,以示惩戒。另外一方面,如果郑耀先是我方的叛徒不及时除掉,对我方的破坏力是致命的,曾经我方上海有地下工作人员变节致使我方各个交通站陷入灭顶之灾一度使我方地下工作陷入瘫痪。所以袁农的担心也不是多余,操作虽然有点偏激,但是还是有必要的。

最后一点郑耀先是第一男主角,如果我方天天去刺杀徐百川,宋孝安,宫庶。不抢了六哥的戏了吗?此剧主要就是要表现我方潜伏谍报工作的艰辛和惊险,正是被我方追杀,被敌方怀疑,如此他们才会格外伟大和值得钦佩。

这个问题得分开两个时期来看,第一个时期是袁农追杀郑耀先时期,第二个时期是川康特委下令追杀郑耀先时期。

中共自上海特科时期开始,就有不搞红色恐怖的原则。中央特科主要任务是情报收集,对中共高层人物的政治保卫,以及惩治叛徒。其实在上海时期,中央特科的刺杀行动,基本都是针对叛徒的。如出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组织局主任罗亦农的何家兴、贺芝华夫妇;卖邓恩铭的王复元;出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彭湃、军委负责人杨殷等5人的白鑫,特科队员都是毫不留情想尽办法铲除。但对国民党阵营的特务,只要不是罪大恶极、对共产党危害极大负有血债的,特科队员是不会动他们的,双方有时候还会达成一定的默契,避免血光。

(“送你上路的是你的同志,求你不要恨他。”多么让人痛彻心扉的话啊!)

袁农首次对郑耀先采取行动,是曾墨怡被害后,袁农决定刺杀郑耀先,这当然是违反组织纪律的。为什么袁农要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曾墨怡是袁农的未婚妻!恋人的遇难,使袁农失去理智,于是作出了这样的错误决定。

第二个时期袁农刺杀郑耀先,是以川康特委的名义采取行动的。剧中有交待,袁农发电报请求了上级,但第一次上级还未回复,他已采取了行动。第二次行动,是得到上级,至少是得到川康特委默认的。因为郑耀先中枪后,军统疯狂地公开屠杀了一批地下党与无辜人员,执行者是郑耀先的军统兄弟赵简之。赵简之就公开的叫嚣,他是为了报仇杀人的,就是要让共产党知道他杀人了,这等于向地下党公开宣战了。于是,双方默契打破了,川康地下党自然会把这笔血债算到郑耀先头上的。所以,所谓擒贼先擒王,川康特委许可袁农追杀郑耀先,是有道理的。

当然,这里面多多少少渗杂了袁农的私愤在里面,这是一个特工的大忌。因此,在整部剧中,袁农的表现都比郑耀先低一梯次,就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