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警察事件最新进展,瑞典旅游事件,如果是美国人,警察还会这样处理吗?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时间:

9月2日,曾先生及其父母赴瑞典旅游,一行三人当天凌晨抵达斯德哥尔摩市区的一家旅店准备住宿。但预订的房间需当天白天才能入住,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瑞典夜里较寒冷,曾先生请求旅店让他们付费在大厅椅子上休息一段时间。然而,旅店不但粗暴地让他们“立刻滚出去”,还叫来警察。 最后被警察粗暴地拖上警车,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曾先生父亲当场发病,意识模糊并开始抽搐。最后一家三口押上警车,还问是不是难民,最后被扔到斯德哥尔摩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一座坟场。

我第一次看到曾先生一家在瑞典的遭遇是配文字的图片,当时我义愤填膺,觉得国人在外旅游屡屡受到欺负,国家该有所为了。

但后来看了视频后,觉得很没面子。曾先生一家在愤怒时的行为有失体面。所以后来的跟贴就理智多了。

这件事如果碰巧发生在美国人身上,我是美国公民的话,我会在相关的帖子后跟贴支持受害者,毫不犹豫。给本国的使馆做舆论,让本国使馆讨回最大利益。因为美国的法律体制相对比较健全,条款比较细致,漏洞有,但全民对法律感到的界定不清的情况好些。

中国因为是发展中国家,一切都在进步中,包括法律,经济发展了,各方面都要跟得上。国内广大网民为什么对曾先生一家反感?就是因为看了视频:对这家人的失去体面的愤怒行为太熟悉了。像这种撒泼耍赖的方式在国内太多了,还屡屡得逞,一般人是惹不起咱躲得起!像这次的昆山反杀案,如果放在几年前,会轻松的这样判?为什么连有的律师都预测与判决不一样的结果?就是因为律师找不到几个判赢的案例:怕判赢了都打着正当防卫的借口去杀人。

可是中华民族的老观念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南京石磊案后,我国从少先队员搀老人过街为荣变成老人倒地全民没人敢扶起;那监控实锤下的碰瓷案,都以当事人破财消灾结束;诸多的青岛大虾案,都是在警察的调解下,顾客支付巨额费用,然后去其他国家旅游消费交换。那些用言语侮辱辱骂他人,有一个被判刑的吗?这些都是在我们特定的文化下形成的。

话说,看看美国,侵入私人领地你试试看?侵犯他人的利益你试试看?打死你活该,所以,大多数想犯罪的看看成本还是算了吧,就那还有许多亡命之徒了,律师都成了香饽饽。

国家是时候需要树立新威信了,但不能选错案例,找一个合适的案例树立国威,以此扶不起墙的一家做案例,国人会以为国家支持这种撒泼打赖的行为。会误导民众素质。其实咱们高素质的民众在外受欺负都不吭声,很可怜的,找一个合适的,真正需要祖国撑腰的例子,一次治好。省的授人以口舌,现在台湾和西方国家的网络文化间谍多如牛毛,稍有不慎,这些文化间谍就把舆论给咱老百姓往沟里带。

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了解一下瑞典人。

大多数瑞典人的内心是很善良的。可是很多外国人到了瑞典的时候还是感觉到瑞典人的冷,这种冷不是不热情,而是是一种走不进的距离感和疏离感。他们很安静,很有礼貌,文质彬彬,你遇到困难也会伸出援手,可是却无法拥有大伙一起喝酒,大块吃肉的畅快感。永远不要想象可以和瑞典的朋友好到穿一条裤子,他们从小自我,独立,好的教养意识让他们大多数的时候都表现得素质高雅,至少在公共场合的时候是这样的,没有谁有野蛮或者无赖的举动。几十年的老邻居相处得很和睦,每天一起喝咖啡,却可能永远不知道各家其中的各色隐事,个人隐私,久远的故事。无论怎样个人的选择都会被普遍尊重,比如同性恋,比如终身不嫁,终身未娶,除了涉及人品的行为没有人会对别人的生活说三道四,当然如果是不道德的行为还是会被大部分人鄙视的。

瑞典的男人也大多数很腼腆,除非他们喝过酒才会和女孩子搭讪,否则无论你多么漂亮迷人,风情万种在瑞典的街头都没有男人的注视或者口哨,抑或嬉皮笑脸的搭讪。街上的人都行色匆匆,除了夏天明媚的阳光下碰到陌生人会打个招呼,或者善意的微笑,多数的时候瑞典人的脸上都挂着距离感。

和一个瑞典人讨论过他们的冷漠,瑞典人的自我解释是人家说美国人像水蜜桃,外表甜美柔软,内核却是坚硬的,而瑞典人就像坚果,外面是一层坚硬的壳,里面却是柔软芬芳的。听说想和瑞典人交知心的朋友,要付出几年或者半生的时光,但是一旦成为他们的朋友,那份友谊却是终生的。

在瑞典,没有人情事故,没有趋炎附势,都是淡淡地来淡淡地去。没有腐败,没有绿灯,一切都按原则和规则进行,少了很多人情味也少了很多虚与委蛇。

好了,接下来,再阐述一下国人在瑞典发生的事件的前因后果(可能不祥尽)。

曾家三人前往瑞典旅游,提前预定了酒店住宿,由于红眼航班的原因,下飞机后到达预定酒店时处于凌晨时分,未到下午的check in时间,房间此时也无空闲,于是曾家儿子提出让两个上了年纪并有疾病在身的老人在酒店大堂中休息,儿子出去寻找其他酒店,店方同意,并调小音乐,让二老在大堂内休息。我想这个时候的沟通是有效且顺畅的,店方也是人性化处理的。

而后,曾家儿子外出寻找酒店未果,又擅自带回了一名女子,一起进入大堂休息,才遭到了店方的拒绝,并要求四人一同离开酒店。曾家交涉未果,保安介入后,仍未使曾家就范(目前尚未了解保安介入的方式以及双方的沟通细节),迫不得已叫来了警察进行驱离。在警察到来后,曾家三人的拙劣碰瓷表现着实让国人汗颜。瑞典警察在将三人强制带离酒店,在位于酒店10多分钟车程的一个靠近教堂公园公墓的24小时地铁站附近放下曾家三人。

分析:店方让曾家三人休息的原因是因为三人确实是酒店的预定客人,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因,让三人进行休息,并调低音乐。但是曾家儿子莫名其妙的又带回一名非酒店住客进入大堂休息,这可能是最终导致店方驱赶他们的导火索,酒店大堂并不是避难所,如果所有流浪人员都来酒店进行休息,酒店大堂会是怎样的情景?个人权利践踏公共权利?

最后回答美国人如果处于同样情况,瑞典人的做法?

想必很多人会跟我想法是一样的,瑞典人会用同样的方法进行处理,因为瑞典的法律法规规则是刚性的,没有国人所谓的柔性对待,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同时,我也想对曾家三人说些话:穷家富路,出门前请尽可能的做好功课,入乡随俗是基本准则,发生事情后切莫用一些国内惯用的伎俩来解决争端,更不要用所谓的国人民族情节绑架国家绑架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