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法军和英军战斗力,一战期间英军火焰喷射器部队的作战情况是什么?


时间:

英军在战场上只留下使用火焰喷射器的零星记录,而且往往没什么好口碑。最戏剧性的一幕无疑出现在1916年7月1日,即索姆河会战打响的第一天,由利文斯设计的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规模火焰武器”就在那一天投入了实战。早在6月下旬,英国军队就费劲地把4具火车一般的利文斯大型阵列式火焰喷射器部署到了英军前线上,可是在开战前夕的6月28日,1发误打误撞的德国炮弹恰好命中火焰喷射器的藏身之处,当场炸毁了其中一具。

7月1日的攻击打响后,剩余的3具阵列式火焰喷射器分别向德军战壕射出了远达100米的烈焰。这些超大型火焰喷射器从左到右地扫射,让当面的敌军阵地处于饱和燃烧下。然而英军有多少成功的进展是拜这些火焰喷射器之所赐则很难说,普通的英国士兵都认为这种武器还不如炮弹和机枪子弹更管用。

阵列式火焰喷射器部署的极端复杂性极大地限制了其作用。因此,后来直到1917年10月27日在比利时的迪克斯迈德,这种火车般的武器才得到了第二次喷射的机会。而从此战过后的德军战俘口中得知,利文斯阵列式火焰喷射器根本没有造成德军人员伤亡,因为守军观察到了这种武器部署的全过程,早就提前退到第二道战壕中去了。

或许是意识到了后勤上的难题,利文斯后来在战地上推出了一种“半便携式火焰喷射器”。其实,这种武器重达68千克,得由好几个人一起用担子肩扛着上战场。这种武器也投入了实战,被分配到的单位普遍极不情愿使用它,比如在1916年下半年的一次行动中,两个“半便携式分队”的9个人在努力把这种武器抬上前线的过程中就全部被打死或打伤了。而在当年11月8日的另一个场合里,这种武器突然发生自爆,造成2死4伤,而这样的破坏性事故还并不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