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cm的门洞做多大的门,好事做多了,计较了一次就被人说矫情,大家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时间:

背景:很多次她的坏脾气和不懂事,都差点闹成宿舍的大问题,我和舍长两个人出面协调才平复下去。

起因:有一次,我们下午一起去上课,中间她的小镜子没拿,我们说等晚自习的时候再回宿舍取。她坚决闹脾气,还拉着我陪她去。

很显然,这样一取就会迟到,而我们当初的班主任老尚是会在门口卡着上课人数,点迟到罚站的。我们迁就了她,那么多次,这一次,我决定,不再由着她胡来,让她自己认识到自己这样总是任性而为的行为很不好。

于是,我就和宿舍其他人一起去上课了,并没有等她。虽然她的娇蛮任性,让我们很无奈,但是我们觉得我们不陪她,她应该就不会回去取了。一个镜子而已,初中生的我们,没有她那么有爱美情节。

经过: 不过她还是呕着气,回去取镜子了。也是在那一次,我们知道了,她和老尚之间的关系。因为她确确实实迟到了,却没有挨骂,也没有被罚站。特别惊奇的是,那天谁也没被罚站。就连天天被罚的捣蛋鬼李强,都豁免了。这让我们都觉得惊奇。

她没有被罚站,却和我们结下了梁子。生我们的气觉得我们欺负她,天天苦着一张脸,本来我们本着和气生财的理念,还想好好和她握手言和的。可是她每次都冰着脸,感觉是我们越谦让,她越生气。

然后,渐渐的她就不和我们在一起走了。和班里的其他男生宿舍约着吃饭。我们感觉自己就像理亏的那一边,有“过街老鼠”的感觉。敏敏倒是会装可怜,博同情。

我们班班长和我们舍长也挺惯的,就来找我们舍长,让我们多照顾一下敏敏,不能搞孤立。敏敏一个小姑娘,性格内向,身体娇弱,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在各方压力下,也试图去改善关系。可是她丝毫不给我们面子,反而更加“可怜”。也是醉了。




结果:后来,有一天有人来给她收拾东西,她喜气洋洋的告诉我们,你们自己在这个黑屋子里呆着吧,她要去住行知楼了,让我们好自为之,不要对下一个人如此刻薄。我们内心一片粲然。(行知楼,高中部的四人间,设施待遇各方面都比初中部好得多。)

我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只是疑惑于她居然有办法转到行知。

后来,她搬走的事情传开,很多之前疑惑的事情就浮出水面了。老尚是她的妗妗,也就是舅妈。呵,不是一个姓,我们从未联想过。转走是因为老尚也觉得我们欺负她吧。正好老尚女儿在读高二,据说是宿舍有人搬走所以空出床位,老尚想办法让她替了过去。

谣言,真是一种好东西。也许是传言,也许是事实。据班长舍友说她当时和班长搞过一段地下恋,所以班长才会来找我们舍长聊。只是他不知道是敏敏不理我们吗?

之所以传出,是因为她当时只是利用班长罢。因为我们宿舍都知道,她和她小学的同桌小宇,也就是隔壁学校的一个男生态度暧昧,我们一直都认为他们是一对。是的,她搬了宿舍后,就把班长踹了,班长他们宿舍毕业聚会的时候,班长似乎提到过,他们莫名其妙的分手,正好是转了宿舍之后。

虽然已经毕业,但我们宿舍群聊时,我们联想到她和小宇,又同时和班长这样,敏敏,真是够了。




后记:现在的我,并不知道敏敏的近况,不想知道,也没必要再关心。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当初我有认真的和她交朋友。现在的我,也只是客观的和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故事。

诉诉心里苦,我和老公自由恋爱结婚生女,我虽说称不上贤妻良母,但也任劳任怨,家婆强势,主家里大小事件,上下班之外包揽家里所有家务,每月都给婆婆生活费用,当然婆婆有在家帮我带孩子。我从来不睡懒觉,上班地方离家远每天6点起床。下班后回来做饭洗衣服,日子风平浪静。经不住婆婆唠叨,去年年底休产假生下二女儿,两个月时间婆婆做饭洗衣服很不耐烦,整天也没好脸色,我两胎都是剖腹产,身体没恢复好。我只是想过了百天能休养好点,不是不想干活,最终无奈之下自己洗衣服自己做饭,晚上还要带孩子,累的腰酸背疼,母乳量减少。我猜想是不是又生女儿地位全无,跟老公诉苦,老公还蛮照顾我,从不嫌弃又是女孩,在婆婆面前间接劝慰,结果婆婆大声说都生两个了当自己是新媳妇呢,这点家务都做不了了?我那会怀娃还下地干活呢,现在的媳妇就是矫情。我那个心里难受啊,我总是觉得长辈怎样都是长辈所以不管如何都尊重孝敬他们,不违逆他们。或许是我自己太不计较,都说女人一天公主十个月皇后,剩下下的时间都是老妈子!真的不能多放两天假给我吗?????我矫情了吗?